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天官/魔道/渣反]暖男课堂之厨艺是必修课

[冰秋]

  “师尊,”洛冰河端着一碟什么东西,快步走到榻前,“你前几日说那桂花糕太甜了,我试着改了一下,似乎没那么甜了。”

  说着,洛冰河将一块儿小巧可爱的点心放进了此刻正半梦半醒的人嘴里,“不知道师尊喜不喜欢?”

  一块儿点心都已经喂进嘴里了,沈清秋还是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间听到那人问喜不喜欢,便顺着那人心意回了句喜欢。

  看出榻上的美人还不甚清醒,洛冰河体贴地拿起旁边的扇子轻轻摇着,试图让沈清秋更加迷糊些,同时有些狡猾地问:“那师尊喜不喜欢我?”

  “喜欢。”回答完这句话,沈清秋翻了个身,似乎想要陷入更深的睡眠。

  而得到想要的答案的洛冰河看着榻上的人,静静看了一会儿,似乎也感到有些困倦,长腿一跨便上了榻,拥着怀中的珍宝便慢慢陷入梦乡。

  春天,人们总是抵挡不住悄然而至的困意。

[花怜]

  “哥哥今日准备做什么美食?”花城从身后笑吟吟地圈住谢怜,嘴上问着食物,眼中却只有一人,并不关心等会儿自己面临的是多么……美味的食物。

  无所谓,无论哥哥做什么,他总会吃完,那是佳肴,不是吗?

  谢怜感受到环在腰身上的手,本就手忙脚乱,现在更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花城看着谢怜慢慢变红的耳垂,靠近把那圆润可爱的事物含进嘴里,小心地用牙齿磨蹭着,然后再慢慢舔舐。

  “哥哥不做饭了吗?”花城终于舍得将余光分给桌案上的食材,其实根本不用问,光是看怀里这人僵硬的身体也能得出答案。

  “既然哥哥不做饭了,那就让我来做吧。”

  “三郎,嗯……”

  不知多久过后,花城终于从床上起来,慢悠悠地晃到厨房里,慢悠悠地做出色香味俱全的食物,然后慢悠悠地思索着吃完饭再来一次的可能性。

  夏日的夜晚总是格外躁动,不是吗?

[双玄]

  这天的天气很好,师青玄久违地想要作死,不是,是下厨。

  贺玄对此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保持着淡然的心态看着对方做饭。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一直持续到师青玄将那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端上了桌。贺玄觉得,师青玄可能是师承谢怜。

  “我觉得这点菜可能不够,”贺玄淡定地站起身,转身走向厨房,“你先吃着,我再去做几个菜。”

  等到贺玄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时,师青玄已经把自己尝了一口的那些菜全都倒掉了,一只师青玄可能再也不想下厨了。

  尝了一口贺玄做的菜,师青玄觉得自己仿佛被治愈了,“诶,你居然会做菜,我都不知道,真的好吃!”

  贺玄看着师青玄不住赞美的模样,唇角微微勾起一点。

  在秋天这样爽朗的天气里,人的心情似乎也会变好。

[忘羡]

  “蓝湛蓝湛,你看!”魏无羡捧着一团看着就很柔软的雪,献宝一样捧到蓝忘机面前。

  蓝忘机轻轻嗯了一声,给魏无羡披上披风,小心地拢好,轻轻拍了拍,然后拉着人进屋。

  “诶,我们都进屋了还戴什么披风啊。”说是这样说,可魏无羡只是看了看身上的披风,并没有把它扯下来。

  蓝湛看了一眼魏无羡,半张脸埋在绒毛里的青年看起来特别无害。

  到了桌前,魏无羡乖乖坐下,看着桌上的天子笑和几碟小菜愣了一下,“诶?蓝湛,我记得你今天并没有去酒馆里买菜啊……”

  魏无羡眼珠子转了转,这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难不成是二哥哥亲自做的?”

  蓝忘机依然是轻轻嗯了一声,面上依然平静,若不是耳垂微微泛红,魏无羡还真没发现他在害羞。

  “唔,味道不错嘛,”魏无羡夹起一筷子放进嘴里,然后发自内心地赞美着,“看不出来二哥哥还有这等手艺。”

  蓝忘机并没提及这次亲自下厨的原因,不过魏无羡想起了之前自己用喝酒暖身的理由磨着对方要天子笑,倒是不用对方再解释什么了。

  席间魏无羡不遗余力地灌蓝忘机酒,完全没想过自己的腰想要离家出走的心情。

  后续?自然是一室旖旎。

  毕竟,在寒冬的凛冽中,人们总是格外渴求温暖。

[裴水]

  裴茗:必修课?我选择退学……

评论(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