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K漏】谢谢你的温柔

第十二章

  哦漏在浴室里洗好澡,仅仅只在下身围上浴巾就出来了,然后坐在窗边一边玩电脑一边等KB回家。哦漏本以为KB今天只是简单的应酬而已,没想到一直等到十点钟都不见人。等到十一点时,哦漏已经坐在电脑桌前昏昏欲睡了。

  十一点半,别墅大门被满身酒气的KB推开,他身后是同样一身酒气的局长和路人。KB晃晃悠悠地走进房门,局长见状想要上前去扶一把,结果KB左脚绊在地毯上,一下子往前栽去,刚刚挨到KB的局长也被KB拉着栽倒在地毯上。路人:“你们当我是死的么......”局长见状一下子爬起来,蹭到路人身边,一脸严肃地对着爬起来的KB说:“KB你这贱狗,休想勾引我,我从身到心都是路人的。”KB:......

  KB对着局路夫夫摆摆手,说:“你们两个够了,我已经到家了,你们回去吧。”路人虽然有些醉,但还尚存理智,对着KB说:“你喝醉了千万别晕在浴缸里啊。”局长:“我觉得他不会晕在浴缸里,但是有可能会酒后乱性。”路人对局长挑挑眉:“怎么,你们两个乱性过?”KB:......局长:......“亲爱的你相信我啊,我和KB那个贱狗才没有肮脏的交易......”局长还没说完,KB就已经将局路两人踢出了大门。

  由于KB他们的说话声比较大,再加上哦漏本来就是浅眠,所以哦漏自然发现KB回来了。哦漏边揉着眼睛边下楼,“KB,你回来了么?”KB看着只围着浴巾下楼的哦漏,眼都看直了,但好在还有理智,于是立刻脱下外套,披在哦漏身上,说:“我吵醒你了吗?还有怎么不多穿点,感冒了怎么办?”因为靠得比较近,所以哦漏自然闻到了KB身上的酒味,哦漏皱皱眉,说:“你喝酒了?你家有醒酒的药么?”KB指指厨房,回答:“冰箱里有。”

  在哦漏去拿药的空当,KB坐在沙发上,头枕在沙发的靠背上,闭上眼休息。等哦漏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KB瘫在沙发上的景象了。哦漏看着KB面部凌厉的线条,缓缓抚上他的脸颊,KB感受到哦漏的手,心跳一顿,没有睁眼。哦漏的手指划过KB的眉眼,来到湿润的薄唇,抚摸片刻,轻轻低头,闭上眼印上自己的唇。

  KB在感受到唇上温软的触感的那一刻就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放大的哦漏的脸,伸手扣住哦漏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哦漏感觉到后脑勺的力道时就知道不好了,急忙睁眼,结果对上了KB深邃的眼眸,脸红着闭上了眼,感觉到KB的舌头一下下地舔着自己的唇,哦漏顺从地张开了嘴,然后KB的舌头长驱直入,霸占了哦漏嘴里的地盘。

  随着吻得越来越深,两人来不及吞下的唾液顺着哦漏的嘴角滑下,淫靡非常。一吻终了,哦漏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KB抚上哦漏的唇,挂上平常温柔的笑,开口:“哦漏,喜欢我吗?”哦漏的意识已经回来,看着眼前的人,脸红着开口:“嗯。”KB笑得更温柔了,他凑近哦漏的耳边,低声开口:“我爱你,哦漏。”

  哦漏瞪大双眼,拥紧了KB,开心地说:“真的吗?KB你真的爱我吗?”“当然是真的,”KB也拥紧了怀里的人,“我很久以前就爱你了,那时候你还没失忆,但是你并不知道我爱你。你呢,什么时候开始爱我的?”哦漏把脸埋在KB的颈窝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从我第一次在你家住开始,那天晚上,我知道你吻我了......”

  闻言,KB将哦漏推开,握住他的肩膀,挑眉:“那么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哦漏抬起头,看着KB带笑的眸子,撇了撇嘴。KB再次将他拥入怀中,带笑的声音从哦漏头顶上方传出来:“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不喜欢你我干嘛要亲你啊。你是我爱的第一个人,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这天晚上,两人是相拥而眠的。

  第二天早上,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哦漏的脖颈上多了几个红痕。哦漏在洗漱间的镜子里看见这些吻痕时,脸红了红,然后快速洗漱完毕,直奔厨房寻找KB:“KBKB,我脖子上的吻痕怎么办,要穿高领的衣服吗?还是用什么遮住?”KB不在意地笑笑,说:“不用管它,夏天穿高领的衣服会热死的。”哦漏应了一声,乖乖地去穿短袖。

  等哦漏换完衣服的时候,看到KB已经做好早餐、坐在餐桌边等他了。哦漏端起粥,一边喝一边问他:“你今天不上班吗?”KB看着他,无奈地笑笑,说:“今天是周末,亲爱的。”哦漏听着那个称呼,脸难得没红,因为他刚刚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KB,昨天你回来得比较晚,我有点无聊,就在房子里逛了一圈。然后我发现了不止一间客房,装修精美、床铺崭新,浴室设备也很齐全......”“嗯,”KB一脸温柔地打断他的话,“那一定是你在梦中看见的,亲爱的。”哦漏:......其实我只是有点呆,并不是智障好么......

  KB看着哦漏的脸色,急忙换了一个话题。两人就这么一直在房子里窝着,直到傍晚--哦漏看着KB换了一身休闲服,疑惑地问:“这么晚了,你要去工作?!”怎么想都不可能吧。KB看着哦漏,解释道:“我和路人他们约好了,要带你见见他们。”“!!你什么时候说的,我都没准备好......”KB揉揉哦漏的头,笑着说:“在你还没起床前就告诉他们了,他们是我的朋友,你不用担心,况且我们都互相见过家长了,不是吗?”

  哦漏嘟着嘴,说:“那不一样,这次我是以你恋人的身份去见他们......”KB一边牵着哦漏的手出门,一边温柔地安慰他:“不用担心,他们都是很......随和的人。”哦漏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KB开着车来到一个名为“四欠”的酒吧,带着哦漏下车。哦漏看看招牌,说:“四欠?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KB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他们都是很随和的人,这家酒吧是他们四个合伙开的,随意地取了个名字。”走进酒吧,KB直接带着哦漏进包厢,哦漏一路上张望着,说:“怎么服务生都是男的?”“这个吗,”KB不甚在意地开口,“因为这是GAY吧啊。”他猛地一顿,“你好像从来没来过GAY吧,是吗?”

  哦漏看着角落里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子,抽抽嘴角:“对,他们真是,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KB顺着哦漏的视线看去,将哦漏拉进自己的怀里,说:“这不算什么,有些人直接在这里做,不用管他们。”KB看着哦漏惊讶的样子,知道他现在还不太能接受酒吧这么奔放的气氛,这也就是为什么KB要订包厢的原因了。

  包厢里只有四个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打牌,看样子应该是输了的人脱衣服,路人和狮子已经脱掉上衣了,白鼠身上还完好无损,而只剩下内裤的痒局长正在视奸路人,路人脸红着踹他一脚:“痒撒比我艹你爸爸,看什么看!”K漏两人进入包厢的时候就是这幅情景。

  KB毫不在意地在被踹过来的痒局长身上再补一脚,然后为哦漏一一介绍:“这位是A路人,”他指指坐在那里的路人,又指指痒局长,“那个贱婢就是痒局长。”局长:......KB你个贱狗。然后KB指指狮鼠,“那个是白鼠,他旁边的是狮子。”然后KB抱着哦漏说:“这位就是我老婆,哦漏。”哦漏听着他的介绍,脸有些红,但还是笑着和其他人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哦漏。”然后看着被踹了两脚的痒局长,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局长不在意地拍拍身上的灰,走过去想搂住哦漏:“哦漏真是善良啊,不像某些人,太贱了。”KB拍掉局长的爪子,回道:“你在说自己吗?亲爱的,不用理他。”“放心吧,痒撒比皮糙肉厚,不用担心他。”路人走过来,一爪子拍开KB,拉着哦漏走到沙发上坐下,“那俩人都贱。哦漏你尝尝这个~”哦漏看着正在互相嫌弃的KB和局长,笑着接过路人递过来的鸡尾酒。

  这边KB和局长骂了一会儿就消停了,局长笑着搭上KB的肩,说:“你上次不是说不勉强哦漏吗,现在是成了?”KB看看他,一拳打上他的肩:“别笑得这么贱。昨天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做?”痒局长挑眉,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两个套套以及一只润滑剂,说:“喏,给你,不用谢我。”KB抽抽嘴角,说:“你随身带着这个?我终于能明白为什么路人一直想打死你了。”“他不会舍得的。”“我舍得。”KB毫不留情地说。

  等到这边两只交易完毕,哦漏已经被路人灌下三杯鸡尾酒了,KB看着那三杯度数较高的鸡尾酒,抽抽嘴角:“A路人你干了些什么?”哦漏一脸茫然地看着KB,无辜地说:“路人没干什么呀,”然后对着KB笑得一脸灿烂,“呐,KB也来尝尝吧,味道很不错噢~”“就是就是,”路人跟着附和,“我怎么会对哦漏做什么呢,你要不要也尝尝?”

  看着两只受笑眯眯地看着自己,KB一脸无奈地坐过去,捞起明显醉了的哦漏,眯着眼危险地看着路人,问:“你要我陪你喝酒?”路人后背一寒,但由于他也喝了不少,倒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而是继续作死:“对啊,你要不要尝尝?”局长见状不妙,立刻过去抱起路人,说:“你和一醉鬼计较什么,还要脸吗?”

  坐在一旁的白鼠看着这边的情况,慢悠悠地说:“幸好我不喜欢喝酒。”然后狮子从他的背后扑过来,满身酒气地将他压在身下,在他颈窝蹭蹭:“白鼠,你好香~”白鼠:......“卧槽你什么时候喝了这么多?!”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