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K漏】谢谢你的温柔

第十一章

  李倾茹从台上走下,从侍者盘中端起一杯红酒,走到哦漏身旁,笑吟吟地问:“子瀚,今天送我什么礼物了?”哦漏微笑着回答:“你还没拆开看吗?是一盆瑶台玉凤。”李倾茹眼中满是惊喜,声音微拔高:“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瑶台玉凤?”哦漏笑着摇摇头,拉过一边的KB,说:“知道你喜好的不是我,是他。这是我的朋友,KBShinya。”李倾茹将目光后移,看向那个站在哦漏身边的人,绽开一抹微笑。

  “原来是Shinya集团的KB少爷,今日大驾光临,真是我的荣幸啊~”李倾茹招来一个侍应生,将自己手中的酒杯递给哦漏,然后从盘中拿起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KB,说:“今日是我的生日,不知KB少爷能否赏脸,喝了这杯酒?”KB笑笑,接过红酒,说:“李小姐都这样说了,我当然不能拂了李小姐的兴致,祝李小姐生日快乐。”说着与李倾茹碰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李倾茹转向哦漏,又拿了一杯红酒,笑着对哦漏说:“子瀚,今日我生日,不敬我一杯?”哦漏闻言也笑了,举起杯中的红酒,说:“哪能啊,表姐。今天祝你生日快乐~”说着就想将红酒一饮而尽,却在半途被KB截住:“李小姐,你我都知道哦漏不胜酒力,这杯酒还是我代他喝吧。”说着又是喝完了酒,哦漏虽有些不解,但是并没有阻止。KB不像哦漏那么单纯,刚刚李倾茹明明可以直接喝手中那杯红酒,但是却塞给了哦漏,不是很麻烦吗?尽管李倾茹不一定像他想的那么卑鄙,但事关哦漏,不得不防。

  李倾茹看着KB喝下那杯红酒,嘴角的笑意莫名地加深了,然后打了个响指,一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侍者就端着盘子走到了她面前,盘中是一杯橙汁,李倾茹将橙汁递给哦漏,说:“你说得对,确实是我考虑得不周到,子瀚没沾过酒,万一喝醉了也比较麻烦。”说着又看向哦漏,“子瀚,今天你就以橙汁代酒吧。”哦漏没想那么多,接过橙汁就与李倾茹碰杯,“那我就多谢表姐今日放过我了。”KB刚想阻止,就见哦漏已经喝光了橙汁。

  李倾茹看着哦漏喝下了那杯橙汁,说:“你们好好玩,我有事,不能陪你们了~”而KB自从哦漏喝下橙汁就愣住了,一直到李倾茹离开都没缓过来。KB:这侍者就像一直在那儿等着一样,她猜到自己一定会为哦漏挡酒,所以提前准备好了?KB想着,担心地看着哦漏,问:“哦漏,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哦漏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啊,为什么会不舒服?”KB看着他,说:“没有就好。”

  在晚宴结束时,李倾茹走过来向哦漏他们道别:“子瀚,”她笑眯眯地开口,“其实吧,你误会表姐我的喜欢了哦~我对子瀚从来没有多余的非分之想呢~不过子瀚太迟钝了哦,以后遇上对的人,不要犹豫,否则自己都会后悔呢~”说到最后,李倾茹笑着叹了一口气,“再见~”李倾茹走的时候不小心撞了KB一下,然后KB很敏锐地发觉她往自己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貌似是一张纸条,KB翻出来看,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不用谢我~字体很优美,只是内容令人费解。“怎么了吗?”哦漏凑过去看KB,KB将那张纸条揉作一团,扔进垃圾桶,说:“没什么,回家吧。”“嗯。”

  等到回到家里,KB才知道所谓“不用谢我”是何意--“嗯~啊,K,KB,我...嗯~难受......”哦漏进了房间后直接倒在KB身上,满脸潮红。而KB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身下某物好像精神得太过了。KB:那个女人是在两杯里都下了春药么?!哦漏开始拉扯西装外套,等到KB注意到他时,他已经开始拉扯衬衫了。“哦漏你怎样,还清醒么?”KB抓住哦漏的双手,询问道。

  哦漏眼里雾气氤氲,没有半分理智,粉唇被自己咬得更加粉嫩,满脸难受地呻吟:“KB,我,我热...你让我,把衣服脱了,好不好?”说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腔。KB呼吸一滞,感觉到某物更加精神,已经涨得有些疼了。KB竭尽全力抑制住欲望,拉着哦漏来到浴室,打开花洒,冰凉的水从俩人的头浇到脚,俩人都清醒了一些,哦漏看着KB,伸手抱住他:“KB,我还是难受。”说着不安分地蹭蹭。

  “别动了。”KB的嗓音已经沙哑,但他还是保持着理智,毕竟俩人今天都身中春药,他并不想和哦漏在这种情况下做,做了的话,明天哦漏一定会尴尬,说不定还会厌恶,尽管他看出哦漏对自己有些好感,但不能保证这好感就是喜欢,就是爱,他不会强迫他。“喂?”白鼠迷蒙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白鼠,我是KB,我和哦漏中了春药,你快过来。”隔着电话白鼠都听出了KB声音里的炽热,“好,我马上就到。”

  跑车的声音在楼下响起,紧接着白鼠和狮子走进了别墅,径直走向KB的卧室,卧室里的两个人都穿着浴衣,头发都是湿漉漉的,正在接吻。“喂,”狮子懒洋洋的声音响起,“都中了春药了你还在挣扎什么,直接要了他不就行了,现在打扰我们睡眠不说,你发泄不出来不会难受么?”KB放下哦漏,喘着粗气,说:“别贫了,白鼠快来看看。我不想强迫他。”狮子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经过白鼠的帮助,春药总算是解了,哦漏已经沉沉睡去。狮子看着KB帮哦漏盖上被子,说:“你还真是能忍,这次可是个好机会,你都这样放过了,你准备忍到什么时候?”“如果我遵从了欲望,他明天早上肯定会尴尬。”“你这样他明天就不尴尬了?”狮子看着哦漏脖子上和锁骨上的吻痕,挑眉。KB垂下眼,看着哦漏精致的面容,说:“这样他至少会认为我是个好人,下次动手他肯定不会警惕。”

  狮子笑了:“呵,你想得还真长远。”“卑鄙。”白鼠眼都没抬,扔出两个字。狮子立刻抱着他,在他颈窝蹭蹭,讨好地说:“亲爱的说得真对,KB这洗脚婢真是太卑鄙了。”KB脸色微沉:“行了,你们俩要是吵醒哦漏,就等死吧。”狮子撇撇嘴,带着白鼠走了。

  哦漏再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哦漏感到头有点晕,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脑海里立刻闪现自己和KB接吻的片段,哦漏的脸顿时红成了熟透了的苹果。哦漏左右看看,没发现KB的身影,于是起身去洗漱。哦漏找遍整栋房子都没发现KB的身影,只在餐桌上看见一张纸条:哦漏,我去公司了,桌上的是早餐,冰箱里有一些饭菜,中午记得吃,我晚上就会回来。--KB。

  哦漏顿时有些担心,为什么KB前几天不去公司,偏偏今天要去呢,莫非他讨厌我了?不会不会,KB不是那种人,而且昨晚上,不是喝醉了吧。想着,哦漏的神色冷下来,找到手机,打给自己的表姐:“喂,表姐?”“子瀚?我现在很忙,你家男人怎么回事,干嘛突然找上我麻烦?”透过电话都听得出李倾茹的气愤,“我都给他帮忙了,他居然这样对我!”

  哦漏有些疑惑:“我男人?KB?”“对啊。”“那你说的帮忙是帮什么忙?”“额,你们昨晚上不是......?我就帮了这个啊。”“表姐,昨晚上的事真的是你做的?!”“对啊,爽么?”李倾茹的问话怎么听怎么猥琐。“表姐,你这样,我和KB都会尴尬的。”“为什么啊,你不喜欢他?可我觉得你挺喜欢他的啊。”“不是,KB他,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你们互相喜欢,为什么不能......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们不是情侣?!”李倾茹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

  哦漏有些生气,说:“我们本来就不是情侣,你这样KB会不高兴的。”“额......”电话那头的人沉思了数秒,“哦漏,你知不知道,其实KB他喜欢你。”“表姐你开什么玩笑,KB他......”“真的,”李倾茹打断哦漏的话,“我看得出来,那人是真喜欢你,不信你可以试试。”“怎么试?”哦漏有些动摇了。“我跟你说,你就酱酱酿酿......”

  挂断电话的李倾茹脸上全然没有和哦漏说话时的兴奋,她面无表情地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用钥匙打开了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相框,照片上是一对男女,女孩是李倾茹,男孩是一个金发碧眼的人,长相俊美。李倾茹缓缓摩擦过照片,闭上了眼:“子瀚,表姐是真不想你错过你的爱人啊。”

  哦漏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沉默了,这些主意真的可以吗,你确定KB是会上钩而不是无语?!尽管这样他还是想试试,毕竟万一KB真的喜欢他呢,想着想着哦漏又想到昨晚上火辣的吻,脸上又是一片火辣。哦漏听了李倾茹的话,出去买了一些东西,结果等到晚上的时候,KB发来一条短信:哦漏,抱歉,今天晚上我有事,你把冰箱里的菜热来吃吧。哦漏看着短信,有些失望,和计划中不符啊,那就实施B计划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