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深爱(BE短篇)

  一生中,我遇到过那么多人,有人教会我坚强,有人教会我成长,唯有你,教会我爱。

                                                                                                      --黎簇


  黎簇和苏万是好朋友,俩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在同一个学校,从小学到初中,俩人做了九年的同桌。到了高中的时候,俩人还在同一个班,只是苏万的同桌换成了一个漂亮的女生,那是他们校的校花,为人温柔大方,家里也挺有钱,而苏万,长得帅还是个富二代,这两人倒也是门当户对。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黎簇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天,心里有种压抑的感觉,压抑得心都痛了。正是那一次,黎簇才知道,他对苏万的感情,似乎已经超出哥们儿的界限了。出乎意料的,黎簇坦然接受了这份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只是他从未告诉苏万,俩人依然像以前一样打闹,似乎什么都没变。


  从高中到大学,苏万换了不下十个女友,每一个都很漂亮,但相处一段时间后,苏万总会以不合适为由,与女孩分手。苏万曾在一次醉酒后这样和黎簇说:“鸭梨,其实吧,那些女孩儿人挺好的,适合我的相貌,适合我的家世,可能...也适合我的性格......但是,不适合我的心。”说着,苏万抬起右手,啪的一声打在左胸上,“这儿告诉我,她们都不适合......”说着就昏睡过去。


  毕业后,苏万遇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儿,两人在一起相处了三年,比他的初恋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都长,黎簇甚至觉得,那个女孩儿会陪着苏万走完这一辈子。


  这天天气很阴沉,乌云在天空漂浮着,迟迟不肯下雨。黎簇从超市里走出来,手里拎着买回来的东西往家里走,突然天空下起瓢泼大雨,黎簇裤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屏幕上是“苏万”两个字,黎簇犹豫了几秒,按下接听键:“喂,苏万?”“鸭梨,我失恋了。”


  等黎簇赶到酒吧的时候,苏万早已大醉,一个人摊在角落里,手里还紧紧抓着一个杯子。黎簇快步走过去,拍拍他的脸颊,“苏万,苏万?你还有意识吗?”苏万睁开朦胧的醉眼,看着眼前的人,看了好一会儿,仿佛才认出这是谁,说:“鸭梨,你来了。”苏万扯着黎簇坐在身旁,将桌上的威士忌端起,塞给黎簇,自己也端起一杯就开始喝。


  黎簇沉默地看着苏万,犹豫几秒后喝下了那杯酒。苏万开始念叨:“鸭梨啊...嗝,你说她怎么就不爱我了呢?嗝...老子对她那么好,我那么爱她...我的心都告诉我这个人是对的,我以为我能和她走到最后,可是......”说到最后他没了声,黎簇侧头去看,苏万已经睡着了。


  黎簇扶着苏万打的回到自己租的房子,将苏万扶到床上,看着苏万有些湿润的眼角,黎簇忽然很想哭:你他妈爱那个女人才爱了三年,老子爱了你十年,你他妈怎么不知道?这时,苏万在床上动了动,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床边的黎簇有些不知所措:“鸭梨,我这是在哪儿?”


  黎簇看着他无神的双眼,知道他还不清醒,也知道他第二天什么也不会记得。叹了口气,黎簇上前抱住苏万,说:“苏万,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我真的很喜欢你,或许,这种感情已经可以被称为爱了吧。我爱你,苏万。”


  说着,黎簇放开了苏万,看着依然呆呆的苏万,他不由得苦笑:“但是,对不起,苏万。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感觉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你被其他女人伤得体无完肤,然后到我这里舔伤口。对不起,我要离开了,希望你可以获得自己的幸福,我无法带给你的幸福。”


  说完,黎簇对着苏万的唇,极虔诚地吻了下去,一触即分,苏万甚至来不及感受那处柔软,就离开了。酒劲上来了,苏万再次沉沉睡去。黎簇看着苏万安静的睡颜,泪如雨下:“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像你一样,让我如此深爱。”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