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十章

  哦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是他的心情被发现了?还是,只是单纯地感兴趣?两人就这样静默地对望着,直到从天而降的水珠打破了宁静,一滴、两滴、三滴,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KB急忙抱住哦漏,将他带到一旁的商店下避雨,哦漏感受着KB怀里的温度,眨了眨眼,刚刚你是认真的吗?差点就禁不住压力告诉你我喜欢你了。


  KB看着雨滴一颗颗砸在地上,拿出手机给管家打电话,他打完电话后转向哦漏,笑着说:“我已经打电话让管家来接人了。”“你家还有管家?”哦漏惊讶地问,不怪他这么大惊小怪,因为他在KB家实在是看不到有别人活动的痕迹,连早餐也是KB煮的。KB继续笑着:“我家当然没管家,我是叫你家的管家来接人。”“哦~”哦漏作恍然大悟状,“那你还要自己做家务?”哦漏已经在YYKB穿着女仆装的样子了。“想什么呢,”KB揉了揉哦漏的头,“我家每隔几天都会有钟点工来打扫的。”


  KB看着哦漏,又问了那个问题:“你会喜欢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吗?”这次与刚刚不同,KB是笑着的,很温柔。哦漏看着KB笑着的样子,毫无压力地开始撒谎:“说不定吧,如果以后真的有十分中意的,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KB垂下眼,哦漏看不清他眼中复杂的情绪,“是吗,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会祝你幸福的。”“谢谢~”KB:对不起,对你撒谎了,可是我真的没法祝你和别人幸福。哦漏:如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祝我幸福吗?


  管家把俩人送到了KB的别墅前,哦漏挥着手对管家说:“邵伯,告诉我妈不用担心我,我在KB家玩几天~”说完了又转向KB,问:“KB,没关系吧?”KB摇摇头,温和地笑着:“当然没关系。你愿意的话,在我家玩几天都没关系。”哦漏直接扑到KB身上,也不管俩人都是湿漉漉的,边说边蹭:“KB你真是好人~”“行了,”KB有些无奈地推开他,“快去洗澡吧,感冒了就不好了。”


  尽管KB在下雨时将哦漏护得好好的,尽管后来是坐车回来的,尽管洗了一个热水澡,但是坚信自己很强壮的哦漏,还是病倒了。“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有些发烧,”KB坐在哦漏旁边安慰着他,“烧很快就会退了。”哦漏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那我岂不是不能吃好吃的了?”KB摸了摸他的额头,叹了口气,说:“烧还没退,我给你熬蟹肉粥好不好?”“好吃吗?”“好吃。”“那就吃它吧。”


  等到KB把蟹肉粥端进房间的时候,哦漏已经睡着了,细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扇形阴影,KB伸手抚上哦漏的脸颊,动作小心地如同对待珍宝,然后他俯下身,在哦漏的唇上印下一个吻,不带任何欲望,就像教徒对待上帝般的虔诚。然后KB坐在一旁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漏妈坐在沙发上,询问着站在面前的管家:“邵叔,哦漏说他要在KB家玩?KBShinya?”“是的,小姐。”邵叔恭敬地回答。这时漏爸从楼上走下来,看见他们,笑着走过去搂住漏妈的肩膀,问:“怎么了?”“哦,我告诉你一件事,”漏妈面无表情地说,“你儿子要嫁人了。”“什么?!”漏爸微笑的脸瞬间崩坏,“亲爱的你刚刚说什么?!”“你儿子,要、嫁、人、了!听懂了吗?”


  “谁要拐走我儿子?”漏爸脸上的笑容变得极其温柔,“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子。”“噢,胆子是挺大的,一年多前就拐了你儿子了。”漏妈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KBShinya,几个月前你骗过的那个孩子。”“KB?不是K的儿子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他?”漏爸回忆无果。“你说咱儿子死了。”漏妈斜眼看他,漏妈的眼角上挑,这样看人很是妖媚。漏爸轻轻吻了她的眼皮,说:“儿子不一定喜欢他。”“那不一定,你别忘了哦漏死活不肯换名字呢,你猜猜他为了谁?”漏妈看向漏爸,一直望到他的眼底深处。“再怎么重要,不照样忘光了?”漏爸嘴角的笑很是讽刺。


  这边话题中的主角刚刚醒来,哦漏摸了摸自己额头,烧应该已经退了。不远处的KB坐在窗台边,屏幕的光打在脸上,表情很是认真,哦漏看着KB线条流畅的的侧脸,不觉痴了,忽然KB转过身来,目光接触的一秒,俩人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哦漏先移开目光,低下头咳了一声,说:“说好的蟹肉粥呢?”KB边走出房间边说:“你等等,我去给你拿。”哦漏将脸埋进枕头里,脸上布满了可疑的红晕,而一路疾走的KB眼中是一种名为独占欲的东西。别那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把你藏起来的,可我知道,你会不开心的。


  KB端着蟹肉粥进来的时候,两人都冷静了下来,KB看着哦漏略苍白的脸,担忧地询问道:“你能自己吃吗?”哦漏笑得十分灿烂:“我又不是伤残了,你这么担心干嘛,只是小感冒而已。”KB也笑了,温柔至极,他将蟹肉粥递给哦漏,说:“是我想多了,那你自己来吧,小心烫。”哦漏突然有些后悔,如果自己说不太舒服,现在是不是就是KB喂着自己吃了?不过自己会脸红啊,还是自己来吧。


  “唔,”哦漏尝了一口蟹肉粥,然后泪眼汪汪地看着他。KB急忙问:“怎么了?!”哦漏继续泪眼汪汪:“太好吃了!煮个粥都能好吃成这样。”然后哦漏一边喝粥一边和他念叨,“你是不知道我爸做的饭,色和香都有,味就不知道去哪儿旅行了,你说他做饭难吃就算了,我不吃就是,可是他偏偏喜欢做,为此我妈在我爸做饭时都借口有事,不在家里吃,可是如果我找借口,我爸就笑眯眯地看着我,非要逼我吃QAQ。”


  KB笑着揉揉他的头,说:“下次你爸再做饭,你就和他说你要来我家,讨论哲学问题。”“哲学?什么鬼?”“不过是借口罢了,吃饭吧,”KB又摸了摸他的额头,“额头没那么烫了,你烧应该退了,感觉怎么样?”“感觉挺不错。”哦漏回以微笑。


  哦漏的妈妈姓邵,是黑道很有名的邵家的小女儿,备受邵老爷喜欢,就连当初漏妈出嫁的时候,邵老爷也都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陆家的管家邵叔就是他亲自派去的,而邵老爷当时是这样和邵叔说的:“绝对不能让小姐受半点委屈,你不能称她为夫人,一直只能叫小姐,他永远是我邵家的女儿,你们的小姐。陆铭那混小子要是欺负小宁,你就直接打死他吧,真是,好好一个女儿非要嫁给一个混小子!”


  而漏妈头上还有一个二哥和一个大姐,邵大小姐嫁给黑道中同样很有名的李家当家,生了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叫李倾茹,只是这美人可不像外表那样看上去和善,相反,是个蛇蝎美人,而邵少爷至今单身,并无子嗣。从现在开始,往后数五天,就是哦漏表姐李倾茹的20岁生日了,哦漏表示好绝望,因为他这个表姐曾坦言喜欢他,而漏爸漏妈并没有明确表示过反对,并且还要求哦漏要自己挑选送给表姐的生日礼物。


  所以这几天KB就看着哦漏一直在房间里烦躁地转圈,而且抱着他的笔记本搜索生日礼物该送什么之类的,这天下午,阳光照进窗户,照到哦漏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很是柔软,而哦漏正一脸烦恼地上网,粉色的唇撅着,毫不自觉地诱惑着身旁的人,终于KB忍不住了,伸手扳过哦漏的脸,逼迫这人看着自己,问:“这几天你在烦恼什么?”


  听了哦漏的解释,KB笑了起来:“原来是在为李倾茹的生日礼物烦恼,这有什么好烦恼的,既然不喜欢她,随意送些什么就好了吧。”哦漏烦恼地说:“就是不能随便送啊,送得太随便了她肯定会骂我,送得太精美了她对我的好感就蹭蹭蹭上升了啊。”“这样吗,”KB摸摸下巴,“我听说这李倾茹喜欢瑶台玉凤,我正好准备了一盆准备送她做生日礼物的,就借你吧,到时候她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出的主意就行了。”哦漏立刻感激地看着他:“KB你真是太好了!”顺便还附送了一个拥抱,KB急忙接住他,哦漏在KB怀里边蹭边说:“不过KB怎么会知道我表姐喜欢瑶台玉凤?你们很熟吗?”


  哦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人怎么会这么了解一个女人。KB被他蹭得心痒痒,听到他的问话,耐心地解释:“我和她不熟,因为她的生日宴会同样邀请了我家,老头子要我去的,李倾茹的兴趣爱好也是老头子说的,就连那盆瑶台玉凤都是老头子准备的。”“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把花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啊?”哦漏有些担忧地问。“我没事啊,而且又不是白给你的,我说了,是借,要还的。”“好啊!”哦漏笑得很灿烂。KB捏捏他的脸,说:“可不是让你还我盆花哦。”“还什么都行~”


  很快就到李倾茹的生日宴了,李倾茹穿着亮粉色露肩层叠纱裙,搭配蒂芙尼的心形项链以及白金心形耳环,浅亚麻色的卷发就这样披着,整个人显得灵动可爱。李倾茹站在台上毫不怯场,嘴角挂着一丝浅笑,说:“欢迎各位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希望大家今天玩得开心,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说着,俏皮地眨眨漂亮的大眼睛,向众人举起杯子,“Cheers.”“Cheers.”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