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九章

  哦漏坐到桌前,看到桌上丰盛的晚餐,小心翼翼地用筷子夹起一块儿送往嘴里,看得KB哭笑不得:“你这是怎么了?”“我爸每次做饭也是这么丰盛,看着就有食欲,可是味道......好吃!”哦漏抱怨到一半就没法继续了,真是不能更好吃!哦漏一边含糊地夸赞KB做饭好吃一边大口吞咽。最后哦漏吃撑了,一边摸着小肚子一边感慨:“所谓吃饭优雅不过是因为食物难以下咽,这么好吃的东西,餐桌礼仪都统统去见鬼吧!”说着转向KB,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KBKB,我还可以再来么~”KB温柔地笑着:“好啊。”


  最后KB借着时间太晚将哦漏留下了,对于以后要经常见面的“厨师先生”,哦漏目前还是百依百顺的,于是哦漏拿起手机给漏爸打电话:“喂,爸爸?......我现在在朋友家里...对就是KB...我准备今晚在他这里住一晚上...不用担心,没什么的...好那就这样吧,再见。”


  哦漏蹦跶着上楼,显然心情极好,,在KB的指引下回到主卧,KB对于客房的解释是:“刚搬过来,客房还没床。”实际上这是K夫妇在A市的一间房子,一切设备都是好的,所以客房没床什么的都是不可能的。可是哦漏真是特别相信KB,丝毫没质疑,蹦跶进浴室前还吩咐KB记得给自己拿浴巾和浴衣。


  哦漏很喜欢唱歌,嗯,多数以高音为主,低音为辅,卖萌为必备。于是KB站在浴室门口心甘情愿地受罪,等到一曲终了才敲门,“哦漏,我给你拿浴衣和浴巾来了。”哦漏顿了两秒,说:“拿进来吧,你速度太快,我还没洗好。”KB打开门走了进去,在外间放好衣服,瞄了一眼内间的门,门是上半部分透明、下半部分磨砂的,于是KB可以看到哦漏蓬松的头发沾水后贴在皮肤上,一黑一白刺激着KB的理智,KB急忙拉开门走了。


  哦漏边擦着头发边走出来,滴下的水珠顺着锁骨滑下,KB这时表现得倒是很冷静,“要喝牛奶吗?”哦漏错愕地看着他:“你怎么......”哦漏顿了顿,笑了,“也对,我们那么熟,那就来一杯吧。”


  哦漏一边坐在床上喝牛奶,一边用KB的笔记本上网,丝毫没有这不是自己的电脑的觉悟。KB从浴室中走出来时哦漏吓了一跳,他只在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头发正湿哒哒地往下滴水,他看着哦漏惊吓的样子,解释说:“我习惯裸睡,放心,我穿了内裤的。”哦漏觉得自己脸有点红,但是两个男人这样没什么吧,可是哪有一个男人将另一个男人的照片收藏起来的?不对,父亲也这样......


  KB没发觉哦漏内心的纠结,凑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询问道:“在看什么?”哦漏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因为KB的靠近快了不少,往后挪了挪拉开距离,说:“没什么。睡觉吧。”KB点头,将哦漏手上的笔记本和玻璃杯拿过,放在桌上,随即关了灯,躺到了床上。哦漏在黑暗里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雷,正准备平复一下心跳就被KB拉进怀里,“KB?”“穿着浴衣睡不会不舒服么?”KB皱皱眉,“我帮你脱了吧。”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哦漏又被KB拥入怀。


  哦漏:我这是怎么了,心脏越跳越快了它是想蹦跶死自己么,还有脸也发烫,脑子有些晕乎乎的,我是感冒了吗?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哦漏在KB怀中动了动,睁开了眼,看着天花板,突然KB动了动,像是被他惊醒了,哦漏急忙闭上眼。在黑暗里,哦漏感觉到KB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嘴上传来温软的触感,只一下就分开,哦漏瞬间呆住了,这是......一个吻。而KB并没有注意到怀中人僵硬了一瞬。


  如果心跳如雷不是感冒引起的,如果脸发烫不是感冒引起的,如果脑袋混乱不是感冒引起的......我知道,我喜欢上你了,是想要你独属我一个人的那种喜欢,是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原来我喜欢你啊,KBShinya。那你呢,你喜欢我吗,你会想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你会接受一个男人吗,应该会吧,刚刚的亲吻是不是代表了一切呢,可是,万一你只是在梦中亲吻了别人呢?万一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呢?哦漏勾唇笑了一下,笑容中满含苦涩,原来喜欢一个人那么麻烦。


  第二天哦漏一大早就起了,结果身旁空无一人。哦漏穿好衣服、洗漱完就下楼了。一下楼就看到丰盛的早餐,KB围着围裙、端着一杯牛奶一杯咖啡出现,看到哦漏笑着打招呼:“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儿呢。”哦漏笑笑,不说话。其实这天是哦漏起得最早的一天,没办法,心里有事装着就睡不着。


  KB把牛奶递给哦漏,看着他似乎心情不太好,提议道:“今天你有事吗,不如一会儿出去玩吧。”“没事,只是你好像挺忙的吧,陪我玩真的没关系吗?”哦漏拿起一片面包,抹着黄油,说。KB笑着说:“我没关系,最近A市新开了一家游乐园,去吗?”哦漏听到游乐园,眼睛一下就亮了:“好啊好啊,我们去吧!”


  KB换上一身休闲服,哦漏也回家换了一套衣服,然后俩人就兴冲冲地去游乐园了。还没进游乐园,哦漏就先吃上了,左手棉花糖右手冰淇淋,边吃边和KB说:“KB,我们去坐过山车吧,因为头部受伤,我爸都不敢让我受一点刺激。”说着委屈地嘟起嘴。KB担忧地看着他,说:“那你现在好了?”“好了!”听着哦漏笃定的回答,KB才放心地去买票,虽说哦漏很期待坐过山车,可是结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漏大声尖叫着,一只手牢牢地抓着KB的胳膊,KB表示,痛并幸福着。


  结束了五分钟后,哦漏都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KB在一边努力安慰他,最后给他买了烤肠才把他的魂吸回来。KB:我的影响力还抵不过一根烤肠......然后哦漏说什么也不去玩那些刺激的了。


  等到俩人玩到最后,太阳都快下山了,两人向摩天轮走去,坐在摩天轮里,KB帮哦漏揉揉逛了一天的脚,哦漏脸微微红着,不知道是走累了还是什么。摩天轮慢慢往上升起,升到最高处时,太阳完全落下了,哦漏看着天边的几朵霞云,感慨着景色如画,KB看着哦漏,感慨着美人如画。


  俩人出了游乐园,一眼就看到一个套小鸟的摊子,KB看向哦漏,果然哦漏一脸兴奋地走过去,KB紧跟在他身后,给他付了十个环的钱,哦漏分了一半给KB,站在白线外,前面两排的小鸟都比较普通,越到后面越漂亮。哦漏用力地往前扔,结果五个环只套中了一个,还是在第一排的,但是哦漏依然很兴奋,对着KB开心地笑。KB回以温柔的笑,然后就开始扔,一扔一个准,一个两个还能说是碰巧,可是他五个全中,套的都是最后面最漂亮的鸟,围观的人们赞叹不已,哦漏也使劲为KB鼓掌,KB只是温柔地对他笑,这对经过了严格的射击训练的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哦漏看着手上的六个笼子,对KB说:“把它们放了吧,反正我也不会养,带回去肯定会被我养死,还不如给它们自由。”KB揉了揉哦漏的头发,说:“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哦漏和KB蹲在游乐园外的广场上,把笼子一个个打开,俩人站着看着小鸟飞走,哦漏脸上洋溢着快乐,KB看着他温柔地笑着,“咔擦。”不远处一个摄影师记录下这美丽的画面。


  在回家的路上,哦漏依然很兴奋,看到夜晚摆摊的人们出现,高兴地拉着KB乱逛。俩人停停走走,来到一个卖钵仔糕的小摊前,一个老婆婆笑眯眯地问着:“小伙子,要来一个钵仔糕吗?”哦漏双眼放光地看着一个个晶莹剔透的钵仔糕,询问着:“有哪些味道?”“有红豆、绿豆、哈密瓜、菠萝、巧克力、香蕉、水蜜桃、草莓,你想吃什么口味啊?”“唔,”哦漏小小地思考了一下,“我要哈密瓜、菠萝和巧克力!”说着,哦漏转过头看着KB,“KBKB,你要吃什么口味?”KB揉揉哦漏的头,笑着对老婆婆说:“给我一个红豆的吧。一共多少钱?”“一共十元钱。”


  俩人刚准备走,看到一个老爷爷拿着两把伞走过来,老婆婆笑着问他:“你怎么来了?”“我看这天要下雨了,你不是没带伞嘛,我来接接你。”“这天哪是说下雨就下雨的啰。”“嘿,你还不信我的。上次叫你带伞你不带,结果不就下雨了,还不是老头子来接的你......”


  哦漏和KB边走边吃,哦漏笑着对KB说:“那个老爷爷和老婆婆好幸福啊,这么大年纪了依然互相关心、互相照顾,希望我老了也能这样幸福。”KB看着他,坚定地说:“你一定会幸福的。”“不一定哦,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不过谢谢你啦。”KB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垂下眼,问:“哦漏,你以后,一定会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吗?”“这种事情不一定吧,万一没人会喜欢我呢,说不定我要孤独终老。”哦漏调笑着说。


  KB停下脚步,哦漏感觉到身边的人没跟上来,也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怎么了?”“哦漏,”KB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脸上没有丝毫笑意,“我的意思是,你会喜欢男人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