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八章

  “父亲。既然是我情况特殊,那就别怪医生了吧。”哦漏微笑着说,声音很温和,“那段记忆能被我遗忘,说明并不重要,何必如此纠结呢,忘了便忘了吧。”漏爸看着乖巧的儿子,犹豫一会儿,终是点头:“走吧。”车上,“儿子,”漏爸斟酌着开口,“我想将你名字改回来,你同意吗?”哦漏感到后脑勺隐隐作痛,仍是答应了,“好啊,父亲做主吧。”


  KB的别墅中,KB把玩着手中的水果刀,那是哦漏曾用过的,身体前倾,看着坐在对面的狮子的眼睛,询问:“还是找不到?”狮子与KB对视,说:“那天的通话记录找不到,应该是被对方抹去了,敌人很强大啊。”KB垂下眼,说:“或许他不是敌人。”“你真相信他是哦漏的父亲?”坐在一边的局长问道。KB习惯性侧过头,看向门口的位置,这是他以前等待时哦漏留下来的习惯。KB的眼神飘忽,说:“就这样吧,我累了。”局长还想说些什么,狮子对他摇摇头,将他拉出了别墅。


  七个月后,哦漏迎来了十八岁生日。“KB,”K先生叫住了正准备离开董事长办公室的KB,“你知道吧,陆氏集团董事长的独子,陆子瀚,过几天就是他十八岁生日,我希望你和我一同出席。”“是,父亲。”对于KB来说,参加谁的生日宴会都是无所谓的,反正就那样。等到KB走出去,王秘书就进来了,他将手搭在K先生的肩上,笑眯眯地说:“小K,我记得陆子瀚是陆铭那家伙一年多前找回来的吧,小K居心不良哦~”说着叹了一口气,“你也真不怕他恨你。”K先生笑得温柔:“他早就恨我了,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


  几天后,哦漏的生日宴会上,KB穿着黑色修身西装,正笑着与人交谈,突然全场灯光熄灭,下一秒,灯光聚集在台上,哦漏身着白色修身西装,手拿话筒,说:“今天谢谢各位参加我陆子瀚的生日宴会,希望在陆家的招待下,各位能度过愉悦的一天。”哦漏的面庞被暖色的灯光衬得愈发温润,KB就是在这时转过身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未褪去的笑意,在看到台上人的面容的那一刻瞬间僵住。


  KB看着哦漏走下台,走到一个面容和他有七八分相像的人身边,看着那个男人递给哦漏一杯红酒,似乎说了什么,哦漏笑着喝下了那杯酒,KB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指甲深陷进肉里,渗出丝丝鲜血。你回来了是不是?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是哦漏吗?你是我爱着的那个人吗?可是你刚刚说自己叫陆子瀚啊,我是不是看错了?可那是你啊,我怎么会看错?


  不知不觉中KB走到了哦漏身后,“哦漏?!”声音中是满满的不确定,以及一丝微弱的希望。哦漏闻声转过身,“嗯?”看到眼前陌生的人,询问道:“你认识我?”KB看着面前人熟悉的面孔,眼眶不自觉湿润,声音中带着未曾察觉到的沙哑:“你回来了。”哦漏看着KB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不自觉地就痛起来,“我是不是认识你?”“你不认识我?!”KB惊讶地问出来。


  这时漏爸注意到哦漏这边的状况,挡到哦漏身前戒备地询问道:“你是谁?”K先生这时也走到这边来,笑着招呼漏爸:“这是我儿子,KBShinya.怎么了吗?”漏爸也笑了:“看到陌生人接近我儿子,有点警惕。毕竟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而且他在车祸中受了伤,失忆了。我比较担心有人不怀好意地接近他。”“失忆?!”KB惊讶地问。漏爸看了KB一眼,说:“是啊,而且比较特殊,一年多了也没恢复。”漏爸又笑着拍了拍KB的肩,“既然你是K的儿子,就拜托你以后多多关照我家子瀚了。行了,你们年轻人多聊聊吧。”


  KB看着哦漏精致的脸,说:“你以前叫哦漏,现在是陆子瀚,你改名字了?”哦漏笑着点点头:“是啊,父亲说我本就该叫陆子瀚,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在外生活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我就叫哦漏。”“那你记得我吗?在那段时间里我和你是同学,你经常到我家玩,你还记得我吗?”哦漏看着KB满怀希望的神色,缓缓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记得了。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你对我一定很重要。”


  KB垂下眼,不再看哦漏温柔微笑的那张脸,喃喃:“你对我更重要。”“什么?”哦漏以为KB在和自己说话。“没什么,”KB脸上满是温柔的神色,“以后私底下我可以叫你哦漏吗?”小心翼翼中带着一丝恳求。“可以啊,”哦漏笑着说,“你刚刚那样笑真好看。其实我刚刚在台上就看到你了,你当时正在和别人交谈,笑得有些......你可以一直这样笑吗?”KB看着哦漏的脸,以前他也说过自己笑得太假,这个人,一直没变啊,“我可以,一直对你这样笑。”


  宴会结束,KB吩咐助理将自己的车开回去,自己则上了K先生的车,K先生对此毫不意外。“怎么,”K先生笑着问,“你准备好胜任A市分公司的任何一个职位了?”KB抬眼看他,说“你果然早就知道,就是你说的那样,我要到A市来工作,”KB垂眸看着手机屏幕上哦漏的新号码,“我真是越来越恨你了。”K先生看了一眼KB,笑笑:“无所谓。希望这次你不会遍体鳞伤。”KB抬眼看他:“你这是诅咒?”“不,”K先生这次没有笑,“这是祝福。”


  距离哦漏的生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哦漏开始接触陆氏集团的工作了,KB也搬到A市居住。在这一个月里,KB用各种理由邀请哦漏出来玩、吃饭、喝下午茶等等,哦漏对KB的要求经常是莫名其妙地就同意了,几乎毫无抵抗力。这天,KB提出到他家去玩,“哦漏,认识了这么久,你还没到我家来过呢。”KB将自己努力伪装得可怜一点,眼神可怜得就像被抛弃的某种大型犬,“你来我家玩好不好?”“好啊。”


  哦漏: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我为什么又答应了?!“不过,我们以前认识那么久,我都没到你家去玩过吗?”哦漏疑惑地问。“去过啊,”KB不假思索地说,然后就看到对面的人一脸的你骗我,急忙解释:“不过那是我在C市的家,这次是在A市的家,就在鑫源别墅区哦~”“诶,那我们岂不是在一个小区?”“是啊,离你家很近的,很方便吧。”KB对着哦漏宠溺地笑,就是知道你在这个小区我才搬来这儿的好吗。


  下午,哦漏一离开公司KB就把他带回了家,在KB的车上,哦漏说:“不先吃饭吗?”“回去我给你做,”KB对哦漏温柔地笑笑,“保证比外面好吃。”


  到KB家门口,哦漏看着比自家花园还要大的花园吃惊了一下,然后好感度立刻上升,最喜欢大花园了!KB看着哦漏喜欢的样子,笑了,以前哦漏就说最喜欢他家的大花园,现在一看,果然没错。进了房内,哦漏看着房间里几乎都是暖色调的,笑着说:“KB果然是温柔的人呢~”KB笑了笑:“那你喜欢吗?”“喜欢!”哦漏不假思索地回答。KB的眼神却黯淡了:果然啊,现在还是没那么喜欢,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所以才连一丝暧昧的可能都没有吗?


  “我去做饭,你要是无聊了就去客厅看电视,或者去书房玩电脑。”说罢,KB走进了厨房。哦漏在原地犹豫了两秒,决定上楼。哦漏看到楼上好几个房间,随便选了一个就进去了,这间看起来是KB的卧房,书桌上连个相册都没有,于是哦漏在床边无聊地坐下,看到飘窗上是一台白色的笔记本,于是好奇地打开准备看看,真是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可是居然有密码,哦漏习惯性地输入自己的生日......开了。哦漏瞬间开心,都没去思考为什么自己的密码打得开KB的笔记本,点开此电脑,点开图片......一大波哦漏汹涌而来,看日期是一年多前拍的,里面的哦漏或站或坐,对着镜头开心地笑,也有一些偷拍的,有思考的样子、熟睡的样子、刚睡醒呆毛乱翘的样子......哦漏:看起来我和KB的关系相当的好啊~


  “笑得这么开心,在看什么?”“照片......!”哦漏快速回头,嘴唇与站在自己身后的KB的唇堪堪擦过,只是本人一点都没察觉到。KB叹口气,揉揉哦漏的头,说:“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眼神瞄到哦漏抱着的笔记本,“里面的东西想看就看吧,我不会生气的。走吧,吃饭了。”哦漏:这个场景好像真的很眼熟......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