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六章

  “那你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哦漏真是特别无奈,“一般买点水果就行了吧。”KB:可是那是去局长家之类的,这可是要去见岳母,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啊,不过哦漏说的也对,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殷勤,会被怀疑的吧,所以水果才是最佳选项?


  等到俩人终于到哦漏家楼下时,KB两手都拿满了水果,在他身边站着的哦漏一脸无奈,帮他提又不干,还偏偏要买这么多。等到上楼后,漏妈看到KB两手的水果,也震惊了:这是干嘛的?卖水果也搞上门服务?!“额...”哦漏猜到自家老妈的心思,也有几分尴尬,“妈,这个就是我同学,KB。”


  漏妈点点头,很快调整好状态,笑着说:“原来是漏漏的同学啊,快进来吧,你看你,怎么带这么多水果来。”说着轻松地接过四大袋水果就直接进门。“KB你别看我妈现在善良,一会儿要是打你的话,不用留情,打回去就行。”虽然你不一定打得过她......哦漏在心里默默地补上最后一句话。KB有些不解:“可是阿姨看起来很善良啊,为什么你一直担心我会被打?!”


  哦漏一脸惊悚地坐在餐桌旁,又看着自家老妈一脸热情地往KB碗里夹菜,哦漏:mother你是不是在哪儿受刺激了?!KB和漏妈相谈甚欢,KB还get到了不少哦漏小时候的囧事,终于,漏妈说:“看着你像我一个老朋友,不知不觉就聊了这么久。对了,前段时间就是你天天把哦漏邀请到家里去玩的吧?”哦漏:这才是最开始就该盘问的事好伐,干嘛说那么多我的事......“嗯。”KB听到漏妈终于问起这件事,在座位上紧张地动了动。


  漏妈看到KB有些紧张,微笑着说:“你紧张干什么,我又没说不可以,而且我觉得哦漏和你一起玩挺好的,感觉智商都提高了不少,以后多带他出去玩吧。”漏妈:get到了一个不错的女婿~KB:太好了,丈母娘真容易搞定~哦漏:老妈这是在变相地说我的智商低?!不过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继丈母娘风波后,哦漏又继续住在KB家里,不过每星期必须回家一趟,这是漏妈的要求。漏妈:我还没正式嫁儿子呢,哦漏目前还是我的所有物!哦漏有时也觉得老住在别人家里不大好,可是自家老妈和KB都要求自己去KB家住,所以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对吧......


  今天又是哦漏回家住那天,KB一脸忧伤地目送哦漏走远,随即摸出手机打给局长,这已经距上次K夫妇来有两个星期了,他还是不大放心,“喂?”“KB?什么事,我现在正忙着呢。”局长那边稍微有点喘,还传来路人刻意压低的呻吟。KB一脸黑线,不过还是继续问:“老头子那边怎么样?”“我也不大清楚,没什么大的动静,具体的你可以去问狮子,就这样吧,我这边忙...嘟嘟...”KB:你就忙着艹路人?


  KB又打给狮子:“喂?”“KB?怎么了?我这边有点事,一会儿聊?”电话那边依然是有点喘的声音,还有白鼠的呻吟当背景音。KB:卧槽你们集体发情呢?!白日宣淫是不对的啊,我要你们这群朋友有何用?有何用?!尽管KB已经想杀人了,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稳住声线,狮子局长什么的可以一会儿杀,现在要知道老头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老头最近怎么样了?”“他吗,什么都没做啊,你不用想太多,我先挂了...嘟嘟...”KB......迟早有天会杀了你们一群贱狗。


  这边哦漏回到家,刚开门就发现不对了,家里一盏灯都没开,黄昏的光从窗口照进来,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哦漏刚想喊一声自家老妈的名字,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东西被打破的声音,哦漏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妈!”哦漏刚进门就看到自家老妈坐在床上,脚边是一个打碎的杯子,脚踝被碎玻璃划了一道口子,正往外渗着血。一个戴无框眼镜,穿着昂贵的西装的男人就半跪在他脚边,一边说着什么一边给她包扎,卧室里,算上哦漏,三个人都顿住了。


  良久,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打破沉默:“你就是小宁的儿子?”虽然是疑问句,男人的表情却是确定的。男人口中的小宁就是漏妈,哦漏看出这人似乎并没有恶意,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谁啊?”男人笑了笑,用温柔的语气说:“我是小宁的丈夫,你的,父亲。”哦漏一脸震惊地看向漏妈,看到漏妈点头后更加震惊,“你是我的父亲?!”男人点点头,又说:“我叫陆铭,陆氏集团董事长。你是我儿子,本来应该叫陆子瀚的,就是你妈太爱玩,把你带到这来玩,现在,你们母子俩都该和我回去了。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就走。”男人说着,走到哦漏身边,低着头打量几眼,喃喃:“确实很像小宁。”


  哦漏这时已经石化了,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爹?!漏妈想站起来,只是受伤的脚有些疼,一不小心又坐回去了,“啊!”哦漏听到漏妈的声音才回神,立刻跑去扶起漏妈,让她站起来,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真是我爸?”漏妈沉默,过了一会儿才点头,说:“他确实是你爸,至于我们现在在这......”漏妈把整件事告诉了哦漏,原来只是因为哦漏刚生下来那会儿身娇体弱,而漏爸那时又仇家太多,漏妈为了哦漏的安全就直接带着哦漏离开了,现在漏爸把仇家什么的都解决了,于是来接他们回家。


  哦漏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漏妈:“妈,我可不可以留在C市啊?”漏妈疑惑:“你留在C市干嘛?难不成,是为了KB?!”哦漏点头,“是啊,我走了的话,KB会伤心的吧。”漏妈无奈摇头,说:“你就这么信KB?算了,你听我的,先和你爸回去,你会再见到KB的。”哦漏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漏爸把哦漏母子俩带回了A市,住在鑫源别墅区,哦漏看着眼前比之前的房子大了好几倍的别墅,心中涌起一股苦涩的滋味,KB一个人在别墅里,一定很孤单吧。


  漏爸这几天推开应酬,整天陪在漏妈身边,哦漏也快习惯这种生活,漏爸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甚至一些哦漏没说出来,却忍不住多看几眼的东西,他都立刻命人买下,每次和哦漏说话也都是和颜悦色的,哦漏有什么状况,他都能第一时间来关心。原来有父亲,真的很幸福,哦漏想。可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KB,想着想着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哦漏不敢再想。哦漏的手机在回家的时候就被漏爸拿走了,说是有用,于是哦漏一直没给KB打电话,也不知道KB怎么样。


  C市,KB这几天发了疯一般四处寻找哦漏,然后发现漏妈也不见了,他们居住的房子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打斗痕迹,房间的宁静与KB内心的波涛汹涌撞击在一起,形成虚无。KB在老头子那里也找了好几遍,吵了好几次,直到K妈告诉KB,哦漏真的不在这里,KB才转移目标,虽然K妈经常劝说KB回家,但是KB知道,她绝对不会骗自己。KB又拜托局长和狮子找,也没有任何消息。


  KB开始沉默,沉默地等待,没有通过什么方式发泄,而是一个人沉默地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那个人像往常一样走进来卖萌撒娇,但是没有人,没有任何人走进来,KB就这样不眠不休等了两天,直到第三天晕倒了被局长和路人发现,局长准备把他背去医院,就在路人协助局长把KB背到背上时,KB一把抓住路人的手,眼睛一下子睁得几乎撑破眼眶:“漏漏,别走,别走!”然后又昏过去,手却抓得死紧。局长和路人对看一眼,都沉默了。


  KB再次醒来时已是深夜,他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想到最初认识那天自己因为救那人进了医院,那人焦急的眉目还真是可爱,又想到那人害羞,生气,无辜......KB苦笑:我还真是在哪儿都能想到你。这时房门被推开,局长抱着一堆吃的进门,看到KB醒了,说:“醒了吗,过来吃点东西吧。”KB:“你这么晚出去买吃的?!”局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先把手放开,另外,这是给路人吃的,他刚刚醒了,嚷着要吃夜宵,我就去给他买。”


  KB这才看到自己还抓着路人的手,急忙放开,下床走到局长旁边,问:“有什么消息吗?”局长看着他消瘦的样子,递给他一个汉堡,说:“没有,那天那条街大规模停电,监控什么也没拍到,真够巧的。”KB沉默地吃着汉堡,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你带他出去吧。”说着指了指路人。局长看着KB的样子,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别再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他会没事的。”


  局长抱着路人离开,房间里只剩KB一人,他静静地看着天空,看着它由深蓝变为浅蓝,最后,黎明到了。他拿起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喂,父亲,我想我能胜任shinya集团任何一个职务。”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