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五章

  K夫妇都有些无语,少年你看看身后吧,看到了没,你身后那人一脸不爽啊,还有啊少年,这么大一栋别墅,只有一间客房?你就这么相信他啊,他说什么你都信吗?K夫妇的目光又越过哦漏看向KB,眼中有些同情,原来是单相思啊。KB身上开始一股一股向外涌着寒气,哦漏却一点都没受影响,依然自顾自解释着。K夫妇:少年你回头看看好伐,都如此寒冷了难道你还没察觉?

  “出去,”KB终于忍不住打断哦漏,对着K夫妇说,“我们要起床了。”K夫人:QAQ儿子你不要我了吗,你恨你爸就算了,怎么可以连妈都不要。满眼泪光的K夫人最终还是被K先生拉走了。等到K夫妇离开后,哦漏立刻起床,一边穿衣,一边还疑惑地问:“对了,KB,你怎么也没穿衣服啊,都让叔叔阿姨误会了。”

  KB看着哦漏离开自己的怀抱,虽然心情不是很高兴,但还是用堪称温柔的语气说:“我的睡衣也湿了,就在昨天晚上你睡着后,我去洗了个澡,然后不小心弄在地上了,反正都睡觉了也懒得再拿,所以就这样了。另外,你不用担心我父母的,我会和他们解释的。”KB说完后又对哦漏温柔一笑,说谎话说得毫无压力,都不带脸红的。

  等到俩人下楼和K夫妇吃了一顿还算和谐的早餐后,K先生说:“小漏就先去学校吧,司机就在外面,他会送你去的。KB今天有事,可能不会去学校了,我们已经给他请过假了。”KB知道他们或许要和自己谈关于哦漏的事,轻轻点头,同意了。哦漏看着KB点头,又想到这是别人的家事,于是乖巧地说:“好的,谢谢叔叔阿姨,那我就先走了。”哦漏又冲KB笑笑,随即离开了。

  KB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夫妇,走到与他们隔了一个茶几的单人沙发处,接过跟随着他们一起来的老管家递过来的茶,轻轻抿了一口,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把哦漏支开,你们想说什么?”KB说话过程中看了K先生一眼,冷笑,“我相信你不会笨到来这里对我进行说教。”

  K夫人怜爱地看了KB一眼,眼中有着淡淡的悲伤与担忧。K先生拍了拍自家夫人的手,让她放心,随后也笑着对KB,就像一个仁慈的父亲那样,“你的恨意还真是分毫不减,我也不会闲到来这里让我们都不愉快。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快要成年了,不管你有多恨我,你总要肩负起家族的责任。另外,今天来到这里,你的行为还真是让我惊讶,你喜欢那个男孩?”

  “是又怎样?”KB不屑地说,“我爱他,没办法再为我们家族传宗接代,懂了吗?”“那还真是不幸。”K先生叹气。“你什么意思?”KB皱眉,他相信K先生没兴趣骗他,那么,为什么这么说?K先生一笑,说:“就是字面意思,这个人,不是随便就能喜欢的。作为你的父亲,我给你一个忠告,趁着还没陷得更深,离开他。”

  KB眉头皱得更深,想了想,问:“说清楚一些,哦漏怎么了?”K先生想了想某人貌似快到这个城市了,C市最近不会太平啊,“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些,认真考虑到底要不要继承家业。”说完,K先生就拉着夫人走了,留下KB一人在房中思考。

  KB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为什么K先生要这样说,看他们的态度,比起自己喜欢男人,似乎更在意那个人是哦漏,问题出在哦漏身上?可是,在昨天,哦漏在房间中乱逛的时候,KB就打电话吩咐人查清楚哦漏的资料了,甚至还查了关于他家庭的资料,除了比一般家庭稍稍有钱,没有父亲以外,似乎也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么,会不会是K先生故意这样说,吸引自己注意力,然后再解决掉哦漏呢?不会吧,那个男人一向不屑于利用感情算计别人,可是,谁知道他在这种时候会不会不顾原则地伤害哦漏?

  为了以防万一,KB在家坐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会儿后就提起书包,马不停蹄地直奔学校。当KB在教室后面透明的那块玻璃上看到哦漏正乖乖听课时,他感觉自己那颗怦怦乱跳的心终于回归原位,渐渐趋向平稳。KB嘴角挂上一丝苦笑,这就是哦漏的魔力吧,让自己为他担心,为他焦急,为他癫狂,却又能让自己瞬间得到安抚,让自己冷却下来。

  哦漏啊,你是我的弱点,也是我的能量,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上了,可是你又让我如此幸福,如此心甘情愿,为了你能幸福,我怕是死都愿意。你还真是奸诈啊,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又什么都做了,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啊,这颗心给你了,你可要好好保管好啊,你也别还给我了,反正他只有在你那儿才能跳动了。KB在心中这样想着,坚定了要保护好哦漏的决心,毕竟,这个人要是不在了,估计自己也没什么心思活下去了吧。

  KB敲了敲教室门,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说:“报告,老师,今天家中有事,相信管家已经请过假了。”脸还不错,可惜笑得太假了,哦漏在心中点评道。老师点头,示意他进来。KB回到座位后,看到哦漏左动动,右扭扭,明显的听课不专心。经过两天的观察,KB知道哦漏是那种不管什么课都会认真听讲的模范好学生,这种状况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于是KB拿出一张干净的纸,写:怎么了,有心事?

  然后推给了哦漏,哦漏纠结了半晌,写道:就是,今天你父母跟你说了什么啊,那个,我不是窥探你的隐私,只是你和你父母的关系似乎不太好,所以……KB笑了笑,在纸上画了一个笑脸,思考了一下普通的家长会说的话,写道:没什么的,他们就跟我说了一下学习要努力,不要到处玩之类的,不用担心。哦漏看了之后没说什么,只是听课状态明显认真了。

  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哦漏一直住在KB家里,每次邀请他去的理由都还不一样。而且因为某个特别有心机的人天天让客房没法睡人,所以这几天哦漏一直是和KB睡在一张床上的。哦漏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但是哦漏的妈妈察觉到不对劲了,什么同学,天天约自家儿子玩,这是要嫁儿子的节奏?!于是——

  又是一天下午,KB刚想把哦漏拐回家就被婉拒了。“KB,那个,我已经在你家住过很多天了,我妈都想我了,她叫我今天必须回家,所以,抱歉啊。”KB看着哦漏带着一丝歉意的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语气温柔地说:“没事啊,那下次来吧,我等你。”哦漏听到这句我等你,感觉心脏在停了一拍后剧烈地跳动起来。怎么办,喘不过气,我果然是病了呢。

  哦漏刚准备走,裤子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喂,妈,怎么了?……你确定吗……可是……好吧,那我挂了啊。”KB看着眼前可爱的人又是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说:“一脸不高兴,怎么了?”哦漏一个躲闪,然而并没有避开,“唔,别捏我脸!”看到KB把爪子放下后,这才肯继续说,“就是我妈啦,她,她对你有点好奇……所以,想请你到我家去吃饭……去么?”哦漏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心里虽然有一丝期待,但更多还是希望他拒绝,毕竟自家老妈做事完全随心所欲,万一一个不爽就打KB肿么办,关键是自家老妈特别能打啊,打伤KB肿么办?!

  “既然是伯母邀请,那就去吧,反正我也没事。”KB本想对哦漏温柔一笑的,但发现那人的脸色有些异样,“怎么了,你不欢迎我?还是说,其实伯母不大喜欢我?”哦漏拍拍他的肩,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毕竟他是真的担心KB会被打。KB看着他这反应,更加确定有什么事了,于是继续问:“难道伯母真的不喜欢我?”“没有,”哦漏一脸无奈地说着,“只是如果她打你,你不用管她是谁,打回去就行。”“……”所以伯母真的不喜欢我?!为什么啊?!

  俩人走出校门,然后就直接打车到了附近的一条商业步行街,哦漏不解:“为什么来这儿啊?”KB脸上依旧是温柔的微笑,只是紧握着的手透露了他的紧张,他说:“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带就去你家吧,虽说今天走得匆忙,但礼节不能少。”说着又看向哦漏,“对了,你妈妈喜欢什么,首饰还是衣服,或者说带点补品更适合?”这边KB很紧张,那边哦漏很无语地戳了戳他:“那个,你没去过同学朋友家?”“去过啊。”对于哦漏的问题,虽然不是很明白他要表达什么,但还是老实回答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