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四章

  哦漏看着眼前黑白色基调的房间有些无语,自己怎么又到这里来了,KB那家伙真是,放学时对自己各种卖萌,各种软磨硬泡,最后的最后,自己居然妥协了,又跟着他到了这儿。哦漏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无奈,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名为“老妈”的号码:“喂,妈。我今天不回来了,嗯,有同学邀请我到他家玩,唔,就是那个救我的同学,好啦,我知道了,拜啦~”

  与母上大人通完电话的哦漏继续在KB的房间中四处逛,忽然,眼尖的他发现,桌子上KB小时候与父母的那张合照是歪的,于是他准备把它拨正,可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反而把它弄得更歪了,然后哦漏发现了藏在这张照片下的东西,貌似也是一张照片,露出的一角呈现出一片血红。哦漏愣了几秒,陷入挣扎,到底是别人的隐私重要还是自己的好奇心重要?哦漏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三好学生,于是他默默地放下了相框,随便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拨正了,心想反正自己还会再来KB家,下次问问KB能不能看吧。当时的两人,从来没有想过,或许自己不能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陪伴对方那么久,或许自己和对方的缘分,并没有那么深。

  本来今晚依旧是二人分开睡,但是却出了些状况——哦漏看着雪白的大床上一大滩牛奶,不由得埋怨自己的走神,牛奶洒出来就算了,居然还打湿了睡衣。于是一分钟后,哦漏出现在KB的门前,伸出手敲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KB一脸错愕地看着他,随后目光下移,看到了哦漏睡衣上的白液……KB:卧槽喜欢的人在自己家疑似撸了一发,我该怎么办?!是上了他还是上了他?!

  哦漏看到KB微妙的眼神,脸瞬间红得像要滴血,糯糯的声音在空气中散开,“KB,那个,牛奶一不小心洒了,你有没有多的,睡衣啊?”哦漏看到KB的目光几乎都要化成实质射向他,声音也就不自觉地越来越小,尾音刚接触到空气就轻飘飘地消散了。

  哦漏看到KB似乎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默默地伸出手拉了拉KB的衣摆,小心翼翼地问:“KB,你听到了吗?”KB表示自己快被萌出血,再联系一下乳白色液体,KB已经脑部出哦漏一脸无辜地舔掉嘴角的乳白色液体,然后轻轻摇晃身体,恳求着说“KB,我要~”……

  “KB,你怎么流鼻血了!”哦漏一脸惊慌地看着他,急忙抓起睡衣的一角给他擦擦。KB看着哦漏,想到这睡衣有可能是哦漏刚刚撸过一发的,于是鼻血流得更欢了……又是一阵兵慌马乱。

等到好不容易止住血后,KB一脸严肃地说:“哦漏,咱们来谈谈关于你的睡衣上的乳白色液体的事。”

  哦漏红着脸低着头慢慢地解释着,不知为何,当他说到床上也洒满了牛奶后,他总感觉对面传来的气息有些危险,但当他抬头去看,KB还是那副温柔微笑的样子。不得不说,KB精致的容颜配上微笑着的脸,真的十分迷人,至少哦漏是这么想的,于是他光荣地看呆了,完全忘了自己要干嘛。当KB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时,哦漏只觉得万分尴尬,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得痴了。

  “你的意思是床湿了,睡衣也湿了?”看到哦漏点头,KB继续说:“真不好意思,我家就一间客房,不如这样,你和我一起睡?”“好啊,那睡衣……”“就脱了吧,我们都是男的,怕什么,是吧?”KB微笑着说,尾音略微上扬,显然心情不错,可惜某个神经大条的人并没有发现。

  哦漏听了他的话,也觉得没什么不对,于是干脆地脱下睡衣,穿着一条白色四角内裤就钻进被窝里,真是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哦漏扭过头,看到KB还愣在原地,疑惑地问:“咦,KB你不睡觉吗?那我先睡了,晚安~”“晚安。”KB根本没听到他说了些什么,只是条件反射地回答,而脑中全是哦漏那又长又细的大腿,以及被薄薄的白色布料包裹住的翘臀。

  又过了好一会儿,KB才凑上前,看到对方已经睡着,白嫩的肩膀和一大片白花花的胸膛露了出来,胸前粉嫩的两点刺激着KB的神经。KB无奈地摇摇头,这人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还真是,也不怕被吃了。KB快速地脱了自己的衣服,也是只穿着内裤就钻进了被窝,将哦漏揽进怀里,肌肤相贴的细腻感让他愉悦地勾了勾嘴角,手搭在哦漏腰上来回揉捏,把腰上的皮肤都揉得有些红,又低头用嘴唇碰了碰哦漏胸前的一点,柔软的触感让KB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笑声。

  但是很快,KB就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哦漏睡觉并不安分,更何况身旁的人一直在折腾着自己,于是立刻就要翻身,但是腰上的手禁锢着自己,还惩罚性地捏了捏。“唔~”一声呻吟从哦漏喉咙中发出,熟睡的人好像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不妙,立刻就开始了挣扎,手脚并用着想要摆脱身上的人。KB这边的情况更糟糕,先是被一声呻吟弄得心都酥了,下面隐隐有抬头的趋势,然后又遭受哦漏的挣扎,下面被哦漏的大腿与臀部蹭来蹭去,终于是不可抑制地硬了。

  “别动了,再动就上了你。”KB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内心叫嚣着上了眼前熟睡的人,但是理智却不断地阻止着,不让自己做出会伤害到他的事。理智和欲望就这样僵持着,让KB饱受煎熬,不上吧,又对不起自己,万一这是个机会呢;上吧,万一被讨厌了呢,那就得不偿失了,上不上呢?

哦漏倒是察觉不到KB内心的挣扎,只是在对方的威胁过后明显地安分了不少,在KB怀里蹭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就睡死了。KB看着怀里彻底安静的人,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下哦漏,起身走向浴室。“啊…哦漏,恩……哼,啊恩……我爱你。”在冲上顶端的时候,KB无意识的呢喃让自己都惊讶了一把,爱吗?爱吧。看着透明的水冲走了手上粘稠的液体,洗了一个热水澡,走出浴室。走到床边,看着哦漏可爱的睡颜,KB的眼中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爱意,满得都快溢出来。

在之后的日子里,KB常常会问自己,为什么就那么爱他呢,明明是认识不久,却像爱了好久,KB寻求着答案,直到某次运动完,哦漏问他:“为什么这么爱我呢?”“这就是命吧,或许上辈子我欠了你,逃不掉~”KB笑着对哦漏说,也对自己说,即使是命,我也心甘情愿啊。

  早晨,哦漏睁开眼,眼前是一片宽阔的胸膛,眨眨眼,再眨眨眼,哦漏稍微清醒了点,伸手想要伸个懒腰,小爪子却立刻被KB按进了被窝里。哦漏不解地看向他,却发现KB是半坐着的,用被单将俩人捂得严严实实,目光正看向房间一处。

  哦漏也看过去,发现是一对夫妇,身上透着一股贵气。男人的相貌与KB有七分像,只是面部线条更加凌厉,看着不怒自威,很有威慑力。他身旁的妇人一看就是个贵妇,时光虽然在她的眼角细细雕刻了几条细纹,但是皮肤保养得极好,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一脸慈爱地看着KB,只是眼睛中还是有几分遮不住的担忧。

  哦漏有些明白了,这是KB的父母吧,只是,怎么会在KB的房间里啊,看架势,双方似乎是在对峙。K先生本来是略带轻蔑地看向哦漏的,也是,看到自己儿子与另一个男人光裸着睡到一起,心情想必不会太好。可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哦漏的脸的时候,K先生愣住了,眼前的脸和某个人有七八分像。K夫人也发现了这件事,与K先生对视一眼后,想到某个相当能闹腾的人后,俩人都笑了。

  哦漏看到K夫妇最开始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古怪,于是疑惑地扭头看着KB,用目光询问着。但很快就找到了答案,他和KB都是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且KB现在还把他拥在怀里,有眼睛的都会想歪吧。哦漏红着脸推开了KB,KB立刻拿过旁边自己的衣服,快速盖在哦漏身上,防止大片春光外泄。

  哦漏感激地笑笑,随后看着K夫妇,认真地说:“叔叔,阿姨,你们是KB的父母吧,我是KB的同学,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在一起睡觉是因为客房的床被牛奶弄湿了,衣服也湿了,所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