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第三章

  第二天KB一早就醒了,来到哦漏门前,敲了敲,无人应答,门也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房间里十分安静,只听得见浅浅的鼾声,与房间内静谧的氛围不同,哦漏的睡姿……可谓是不拘小节到豪放,歪歪地躺在床上,被子也是随意地盖在身上,露出半个大腿。一头本就不安分的乱毛翘得更乱,刘海下是精致的眉,平时吸人眼球的灵动的大眼睛此时乖乖地被遮住,红润的唇,嘴里叼着一小块儿床单,牙齿还在缓缓厮磨着,口中模糊地发出几个不明意义的单音节。KB表示自己快要被萌到哭了,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萌归萌,正事还是要做的。KB走到哦漏床边,弯下腰,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开口:“哦漏,你醒了吗?哦漏?哦漏,醒醒……”在KB的温柔中,哦漏不但没醒,反而睡得越来越熟。KB有些无奈,推醒他?会不开心的吧。任由他睡?迟到了自己会被埋怨的吧。狠了狠心,还是伸手将他推醒,“哦漏,真的不能再睡了,就要迟到了,醒醒。”
  咬着被单的嘴松了松,嘟囔着:“谁啊,烦死了。。”倒是慢慢醒过来了。哦漏表示睁开眼就看到KB还真是受到了惊吓,于是,“哇啊啊啊啊,你是谁?!”KB:……KB已经不想和哦漏废话了,直接一把抓起那人,一路走到卫生间,把哦漏扔进去,“给你五分钟,快点洗漱,五分钟后不管你在干嘛我立刻开门。”说完,立刻就关上门。哦漏在门里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立刻洗漱,四分五十三秒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
  KB对着走出来的哦漏挑眉,“好了?走吧,吃早餐,顺便说一句,司机不在,我们只有走到小区大门坐出租车,所以,时间不多了哦。”哦漏微愣,“还有多久?”“四十分钟,离学校也不是很远,三十分钟左右。”哦漏表示不是看在他身高压制还是伤者的份上,自己一定一拳揍上去。“艹!还不快走!”哦漏一把抓过桌上的面包,拿了一盒牛奶塞进KB手里,一路狂奔到小区门口,直到上了出租车才顾得上身后默默跟着的KB。
  KB表示整个人都不能好了,好歹自己也算是伤员吧,居然被这么对待,虽然那点伤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但他作为一名伤员,还是有权力抱怨一下吧,于是他伸出没受伤的右手,使劲蹂躏哦漏水嫩嫩的脸,边揉边气愤地说:“拜托,好歹我也是个为你负了伤的人,你居然就这样拖着我大跑起来,如果伤口裂开了怎么办?!”
  哦漏表示非常无语,“我刚刚拉的你的右手对吧?我怎么去让你的左手伤口绷裂?”KB直接无视他的话,“算啦,今天放过你,下次再这样就惩罚你。”

  俩人都是踩着时间进的教室,他们刚坐回座位,徐老师就进来了。诶嘿在后面戳了戳哦漏,小声地说:“哎,你怎么和新生一起来的?”哦漏语气略显无奈:“一言难尽,别说了,上课了。”
  中午放学,KB用右手戳了戳哦漏,说:“放学了,吃饭吧?”哦漏点点头,一脸开心地奔向食堂,虽然因为要上午自习,为了节约时间不得不在食堂吃饭,虽然食堂的饭很硬也不是很好吃,但吃饭这件事情本身就带给哦漏无限诱惑,于是某人直到排在队伍中才清楚地了解到一件事:KB受伤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帮他买饭?
  他扭过头看向KB,KB见他的视线终于转到自己身上来,扬唇一笑:“怎么了,一脸纠结的样子?没带卡?那我请你吃吧。”说罢,就将手中的饭卡递给他。哦漏顿了一下,在内心扇了自己一耳光,这么善良,这么大方的同桌,自己不好好珍惜爱护,居然还嫌弃别人,真是!
  于是KB看着某只接过卡,双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KB真是好人,”那人又看了看他受伤的胳膊,“这样吧,一会儿就我去买饭,你去拿筷子好了~”KB很想说自己真的只是轻伤而已,买饭还是做得到的,但是转念一想,哦漏好不容易主动关照自己一次,还是不要让他失望的好。哦漏买饭的时候看见了卡里的余额,还剩一千多,惊讶地问:“你充这么多钱干什么?”KB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管家干的。”“……土壕。”
  俩人吃了午饭后就准备回教室,但就在哦漏站起身时,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匆匆走过,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哦漏,哦漏被撞得一歪,栽进了KB怀里,KB的内心是暗爽的,不禁在心里为那个男子点赞,即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关心地问:“怎么样,没事吧?”哦漏默默摇了摇头,KB又仔细看了看,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把目光转向对面的男子。那男子在撞到哦漏后一个踉跄,幸亏身后的人扶了一把,才不至于摔倒,现在似乎也是被人用目光检查了一遍,这时才看向KB二人。
  目光在空中相接,二人皆是一愣,KB打破了沉默:“路人?”目光又转向旁边玫红色长发的人,“局长?”局长率先反应过来,一边拉路人的袖子,企图让他回神,一边笑着打招呼:“KB,真是好久不见啊,你怎么在这儿?”KB笑笑,说:“在原来那个地儿呆够了,换个地方,希望能换个心情。”局长沉默地看着他,不再说话,倒是路人反应过来了,说:“没事没事,开心就好。话说,你旁边这位是谁啊?”KB看到他把目光放在了哦漏身上,立刻侧身挡住,“我朋友。”路人看到他这反应,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同学,你是KB的朋友吗?你叫什么名字啊?”路人知道从KB那儿应该是挖不出什么的,于是直接从哦漏那儿入手。路人一脸单纯无害的表情真让哦漏以为此人毫无攻击力,于是他对路人友好地笑了笑,说:“你好,我叫哦漏。我是KB的同桌,很高兴认识你。另外,你旁边的人似乎有话要说啊。”虽然哦漏看起来比较善良,但是智商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这二人刚才并不是这个状态,似乎是在闹矛盾。而KB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可见这二人不是什么善茬,还是尽快摆脱的好。
  哦漏一说完,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KB:卧槽媳妇真聪明,这二货走过来的时候貌似在闹矛盾啊,这招真高明。A路人:对噢,刚刚在干啥来着,好像想起来了……痒局长:卧槽卧槽,这下要完。哦漏:为什么他们表情都这么精彩,我说错什么了吗?
  路人在愣了几秒后,猛然醒悟,啪地一声甩开局长伸过来的手,转头就跑,局长立刻追上,走之前还不忘打声招呼:“那什么,KB,我们先走了啊,你加油……”直到俩人都跑没影了,哦漏还一脸懵逼:“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走就走?对了,他跟你说加油,加什么油啊?”KB噙着笑看他,说:“没事,他们俩经常闹矛盾,不是什么大事,以后你就习惯了。”完全忽略了加油的事,“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去教室,不然一会儿午自习迟到了。”“嗯。”于是哦漏也就乖乖地跟着KB走了,丝毫没发现他没回答加油的事。
  等二人回到教室,大多数人都到了,哦漏感觉自己周围的女生看自己的目光貌似有点奇怪,就像是,饿了很久的狼一样,而且,貌似还有人在拍照。哦漏转头看向KB,刚想询问是怎么回事,KB已经转过头来了,仍然是温柔到不行的笑容,他说:“怎么了吗?”哦漏静静看了他一小会儿,扭过头去:“没什么。”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是病了吗?
  KB看着他扭头,也没说什么,仍然是带着他慢吞吞地走到座位,然后哦漏就陷入数学题温柔的怀抱,几乎是立刻就忘记了烦恼。KB看着身旁的人努力的模样,微微一笑,就这么看着他发呆。
  两人现在的状态被班上其他的人看见,几乎都快脑补出几万字小黄文了,简直不能更有爱!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某俩人:“路人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把你手机丢水里的,真的是被你吓到了,然后,一不小……”前方的人突然停下来,局长一不小心就撞上了,然后反应迅速地把人按进怀里,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怎么忽然停下来?”“如果你能把手从我的腰上放下,我会更开心的。”路人有些无语,但很快又安静地低下头,他的声音轻轻地传来:“局长啊,你说KB的选择是对的吗?我们谁都不了解那个人,他这样一意孤行是正确的吗?”局长微勾起唇角:“与我们不一样就不正确吗?路人,爱情没有对错,我们也与其他人不一样,我们错了吗?”“可是……”“路人呐,KB是我们的朋友,作为朋友,难道我们不应该支持他吗?”路人看着局长温柔的笑,终是咽下了所有狡辩的词,化作一声轻叹。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