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K漏】谢谢你的温柔

第一章

  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躺着一个小人,全身都被床单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这时,闹钟响起来,那人蹭地一下坐起来,迷迷糊糊地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把闹钟关掉,然后就着这个姿势,又睡了一小会儿。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眼睛,虽然眼中还充斥着迷茫,但比起之前已经清亮了很多。他又抓过闹钟,看到上面的八点二十的数字,浑身都僵硬了,“我不会,把闹钟多按了一下吧?不应该是七点二十么。。。”

  哦漏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起床穿衣刷牙洗脸,拿了盒奶快速冲出门,今天可是他高三的开始,这对他并没什么影响,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班的班主任十分凶,小小的迟到都能闹到请家长,因此,他跑出了小区,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车站。

  哦漏一路跑得飞快,薄薄的校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瘦削的身材。KB坐在出租车上,看到了这一幕,那人的头发乱蓬蓬的,呆毛乱翘,倒有种可爱的味道。KB看不见那人的正脸,但是看见他身上和自己一样的校服,犹豫着要不要邀请他一起。就在他犹豫的片刻,那人已经打的走了。

  哦漏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许多人带着点惊奇看着他,哦漏看着他们的目光一脸无辜,随意找个位置就坐下了。刚坐下就有人在后面用笔捅了捅他,哦漏转头一看,是诶嘿。

  诶嘿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每次都读同一个班,最奇怪的是,每次都和他是同桌。哦漏看着诶嘿,无辜地眨了眨眼,诶嘿看着他一脸呆萌,无奈地递过来一把梳子,说:“快梳一下你的呆毛吧,都翘成什么样子了。”哦漏脸一红 ,猛然想起出门前没梳 头,急急忙忙接过梳子,把那一头乱毛理顺。

  等到哦漏把头发梳好时,班主任进来了,他们班主任是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姓徐,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性格也这样,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很凶,全班没什么人不怕她的,连校长都忌惮她三分,每次听见他们班惹事,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徐老师,自己静静地看。不过因为徐老师本身十分优秀,教学质量也高,倒没什么人不服。

  徐老师走上讲台,对着坐得乖乖的学生们笑了一下,“新的一学期又开始了,希望大家能有进步。这一学期,我们班有一个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个面容精致,长相帅气的人走进来,对所有人微微一笑,说:“大家好,我叫KB,以后的一年里,请大家多多关照。”教室里的女生看见这么帅的人,眼睛都直了,碍于徐老师在场,愣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哦漏看着KB,不得不承认真的好帅!

  徐老师随手一指哦漏,“KB,你就坐那里吧。”KB点头,拿着书包坐在哦漏旁边,KB看着这个长相可爱的同桌,笑得十分温柔,“你好,你叫?”“啊?”哦漏没反应过来,“噢噢,我叫哦漏,你好!”

  KB的笑容更深了,反应也十分可爱呢。“好,接下来全部看黑板,我们讲新课。”哦漏一直认真听课,认真记笔记,而KB看起来很认真,实际上认真中还夹杂着一丝漫不经心。

  终于熬到放学,哦漏一蹦一跳地出了校门,消失在人海里。而KB则慢吞吞地收拾着,出校门的脚步也是不急不徐的。KB路过一个去车站必经的小巷子时,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威胁:“警告你,快把钱交出来,不然,刀子可是没长眼睛的。”KB并不打算管,他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今早的犹豫只是因为感觉那人挺有趣而已。

  下一刻,巷子里传出一声他所熟悉的声音:“喂,我说,如果你们不走的话,我可是会打你们的噢。”是哦漏的声音。被抢劫的,是那个可爱的人?KB的瞳孔缩了缩,转身轻手轻脚地溜进巷子,看到哦漏背着书包站得笔直,他的身边围了几个混混,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尖长的水果刀,其他几人均拿着棍子。

  KB快速奔过去,一个横扫踢倒了拿刀的人,拎着他的领口又揍了一拳,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被揍的那人回过神来,骂了一句我艹就提刀刺他,KB反应很快,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狠狠用力,刀就从他手里脱落,KB把掉到地上的刀踢到远处,一拳把他揍晕了。

  其他人看得有点呆,反应过来时迅速把他围住,抄着棍子就上,虽然说KB蛮厉害的,但双拳难敌四手,一个疏忽就让一个人蹿到身后,那人高举棍子,正准备一棒子下去,被一直在一旁看戏的哦漏一个横踢踢到一边,然后哦漏又帮助KB解决了几个人,KB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分赞赏:“身手不错。”

  哦漏对着KB笑了笑,说:“还好吧,其实我学过跆拳道的,只是没和他们说。”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那些人,嘴角是一抹明媚的笑。KB看着那人,也轻轻勾起了唇角,就在这时,哦漏脸色一变,惊呼道:“小心!”KB快速转过身,看见一道人影正向自己袭来,躲不过了,KB内心如是想,条件反射地抬手护住脸。

  下一刻,撕裂的疼痛在手臂上蔓延开,紧接着是哦漏的惊呼,再然后,他一脚踢开了偷袭的人,哦漏又上去补了几拳,直到那人晕了,他又急急忙忙跑回来。“没事吧?”哦漏可爱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担忧,“该死。”哦漏看着KB略微苍白的脸色,咒骂了一句。

  然后,他拿起地上的刀,在自己衣服下摆划了一道,扯下布条,包在KB手臂上,然后俯身,正欲扶起他,被KB笑着拒绝了:“没事的,放心好了,死不了。”然后自己扶着墙站了起来,慢慢向外走。

  哦漏急忙跟上去,小心地搀扶着,走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哦漏说:“去医院。”“没必要的,回家吧。”哦漏直接嘟起了嘴,万般委屈地看向KB,KB感觉在这一瞬间心都萌化了。“去医院?”哦漏糯糯地问。KB还没反应过来就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哦漏一下勾起唇角,带着点得意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去医院。”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司机表示:秀恩爱不带这样的,欺负我是单身狗?

  “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伤口并不深,只是有点长,这几天注意不要沾水,不要吃得太过油腻,辛辣,记得来换药……”那个老医生还在不停地说,哦漏却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要知道这人还是因为自己而受伤的,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人家,话说这个帅哥不仅长得帅,心肠还这么好,现在当了我的同桌,一定要好好对他!

  KB看着哦漏丰富的小表情,感觉自己快忍不住笑出来了,转过身咳嗽了两下,再转过来,脸上仍是温润的模样,说:“既然没事,那我们就走了吧?”“嗯!”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