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王也x我】记一顿午餐

  王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山间清风,不紧不慢地从你身旁吹过,让人感受到微凉的空气,然后他又慢悠悠地离开,你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幻觉,但你只能当他是幻觉,因为抓不住。抓不住的实在,还不如幻觉来得美好。

  我以为王也永远都会像风一样,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停留住了。

  他站在小巷口,背倚着青砖,依然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只是这副模样偏偏太过好看,融入这青山里,便是一幅画。

  但这不是他该待的地方。我脑内刚刚冒出这个想法,还来不及细想,王也就已经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我急忙赶在他面前开口,“王也道长,好巧,你也走这条路啊。”这不是什么搭讪的话,是真的很巧,因为这条道极其偏僻,入口处不仔细看甚至不会发现,我走了这么多次,还没有哪一次遇到别人。

  “是挺巧,”王也露出一个放松的笑,“不经意就看到这条路了,刚刚正在想没钱吃饭了,也不知道晚上要吃什么,结果碰上你了。”

  “啊,”我掂量了一下钱包里是否有足够的钱,确认足够好好吃一顿后欢快地邀约,“道长不如同我一道吃饭?我这也算是扰了道长的冥想,这顿饭权当赔偿,怎么样?”能邀请到一位厉害的前辈一起吃饭,想想都很荣幸啊,钱包瘦一点算什么。

  王也笑着看着我,似乎思考了一瞬,又似乎毫不犹豫,“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带着王也来到一家小餐馆,不是我不想带他去高档餐厅,是他自己说高档餐厅什么的,味道远不如这些寻常美味。

  或许这就是道长与我们这些俗人的不同吧,反正我觉得高档餐厅挺好吃的。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要求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还能为钱包保下二两肉。

  对了,这家小餐馆也是王也道长推荐的,说是食物卫生,味道虽略清淡但很养胃。听到清淡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想到自己脆弱的胃,再联想到肚子痛得受不了的场景,我选择向养胃势力低头。不过真不知道他一个道长是怎么知道这么一个小餐馆的。

  “道长对这里比较熟悉,不如道长来点?”我客气地这样问了一句,但没觉得他会接过菜单,毕竟这个人对食物不挑。

  结果王也漂亮的手在我眼前一晃,我还没感叹完这手我可以看一辈子都不带腻的,王也就已经快速地点完菜了。

  等等,道长你今天不对劲啊道长,难道你不应该淡淡说一句“什么都可以,看你喜好来吧”然后热心地为我提一些建议吗?!你这副图谋已久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选菜的姿势这么熟练怕不是排练了几百遍?

  虽然心里这么吐槽,但我是万万不敢提出一点异议的。毕竟对方看着随和,但实际上碾死我都不需要第二脚的。

  可能是店里人不怎么多的原因,等菜来的期间我们之间倒也没出现因为没有共同话题而尴尬的局面。不得不庆幸王也是个善谈的人。

  只是看着菜陆陆续续地上来,等到最后一个菜也端上来,我们之间那种闲聊的氛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原因无他,一桌子菜全是“养胃”的菜!

  “怎么了,菜不合心意?”大概是看我沉默太久,王也缓缓开口,只是我好像被打击得太大了,似乎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一点儿委屈,“我可是认真看了菜单才点的,你可以尝尝,真的很好吃。”好吧,不是我的错觉,我面前这人真的在表达他的委屈。

  我从桌子的这头看到那头,似乎没有一个盘子里沾有辣椒。这未免也太养胃了吧?!

  我真的很想原谅他并安慰他,可他这是什么跟白水一样的味觉?!我没有崩溃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了。

  别计较,不值得,就一顿饭而已,不值得,关键是对方真的打不过……在我努力压抑着内心想暴走的冲动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块儿胡萝卜,夹着胡萝卜的是一双简洁大方的木筷,而掌握着木筷的是一双漂亮的手,而手的主人,正在笑眯眯地看着我。

  “别生气,尝尝?”大概是平时被朋友们投喂太多了,看着面前的胡萝卜我居然什么都没想就先吃下去了。吃完才意识到好像我还在生气。

  虽然我犯了蠢,不过王也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嘛,算了,和一个打不过的道士计较什么。


  食不言,这顿饭很快就吃完了,而我和王也也到了分离的时刻。不知怎么,我似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舍的情绪,但很快我自己摇头否决了这危险的想法,王也道长哪儿会舍不得,只是我等俗人不能正确解读罢。

  “道长一路小心,那我就先走了。”我把他送到高铁站口,正准备转身走人。

  “你……”他欲言又止。我看着他在哪儿犹豫了一会儿,最后那只漂亮的手轻巧地拍了拍我的肩,“有空来北京找我玩吧。”

  他似乎还有话没说完,可他直到检票也没再说什么,哎,高人的想法,我等凡夫俗子怎么会懂呢?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