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吃醋

*突然诈尸系列,还是小甜饼
*主裴水,微双玄,现代paro,已经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求评论QAQ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师无渡走到裴茗身边,看了一眼他手机上的游戏界面,然后直接伸手关掉了,“我好让保姆去做。”

  裴茗看着手机界面愣了一秒,直接转身搂着师无渡的腰开始撒娇,“你又关我手机,还差一点就通关了啊……”

  裴茗的脑袋在师无渡的胸前使劲蹭,被拍了一巴掌才消停下来,“想吃松鼠桂鱼,还有西红柿蛋花汤。”“嗯。”

  “还想吃你~”裴茗眯着眼,笑得像只大尾巴狼。师无渡直接在他头上又拍了一巴掌,却没开口斥责他,于是裴茗更开心了。

  突然一阵熟悉的前奏响起,是师青玄设置的专属铃声。两个人都是一愣,随后师无渡毫不留情地推开了裴茗,然后快速地接起了电话。

  “青玄?”师无渡接电话时整个人都柔和下来,嘴角还挂着浅笑,一点也不像平时凌厉的样子。

  “哥!我今天带贺玄回来吃饭!”

  师无渡听到贺玄这两个字时嘴角的笑都僵住了,随后面无表情地用更温柔的声音说:“好啊,他都喜欢吃些什么?”这个拐走了自家弟弟的男人真是该死。

  “他喜欢吃……”

  等挂了电话,师无渡直接把师青玄报的那几个菜名告诉裴茗,然后说:“随便找哪家饭店做,回来的时候顺便带点泻药。”

  裴茗刚想开口劝一劝他,好歹也是自家弟夫,结果一抬头就发现师无渡满脸不高兴,于是无奈地亲了亲他嘴角,“别不高兴……”弟夫什么的,自求多福吧……

  等到裴茗回到家时,发现师无渡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师青玄最喜欢的那几个菜,有个菜弄着特别耗时间,裴茗的松鼠桂鱼看来是没着落了。

  裴茗一边放下东西,一边有些不开心,师无渡可很少这么用心地给自己做饭。

  裴茗看着师无渡的背影,刚想抱上去却发现师无渡正在用刀,于是只好站在他身边委屈地说:“什么时候我才能有师青玄这般好福气?”

  师无渡看着明显吃醋了的裴茗有些好笑,“吃醋了?”他放下手中的事物,捧着裴茗的脸就印下一个吻。

  裴茗愣了半秒,随后直接抢过主动权,一手扣着师无渡的后脑勺,一手搂着他的腰,将这个吻持续加深。

  “嗯……啊,够了,”师无渡推开裴茗,又安抚性地在他头上拍了拍,“青玄这么久才来一趟,我还不能对他好点了?”

  裴茗看着师无渡的眼睛,那凌厉的线条堆砌出他骄傲的模样,引得裴茗忍不住亲了亲,“好,你说得对,都听你的。”

  这一顿饭吃得还算安稳,除了饭后贺玄去了好几趟厕所以及裴茗被推出来背锅以外,一切都很和谐。

  虽然裴茗被推出来背锅,不过他本人倒是因为发现饭桌上出现了松鼠桂鱼而暗自开心。这顿饭可以说是宾主尽欢了。

  不过送客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本来师青玄二人已经离开了,可他们刚离开外面就下起了雨,因为两家住得近也就没开车来,所以师无渡担心地拉着裴茗去送伞,生怕师青玄冒雨回家后感冒。

  于是他们就看到了贺玄用手举着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为俩人遮雨的模样,本来师无渡还有些欣慰,可走近了才发现那俩人正站在路边接吻。

  师无渡嘴角的笑都凝固了,气得红着眼操着雨伞就要打死贺玄。

  裴茗直接把师无渡拖回家摁在床上。师无渡刚缓过来就被铺天盖地的吻给淹没了,“唔……嗯……”

  “你弟跟他男朋友接个吻你就要吃醋,那我岂不是要淹死在醋海里?”裴茗在唇齿相接的空隙里含糊不清地抱怨了一下。



  裴茗是选择性的妻管严,比如他在床上的时候,除非弄伤了身下那人,否则是不会听话的,又比如他现在正在床边跪榴莲。

评论(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