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裴水】爱是可念不可说

*突然诈尸,答应给的小甜饼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现代paro,双箭头

  “您好,请问是裴茗先生吗?”裴茗看着屏幕上的“师无渡”三个字,又听见电话那头陌生的声音,愣了一下才回答:“对,是我……”

  “那就好,”电话那头明显松了口气,“师无渡先生在我们酒吧喝醉酒了,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尽快来一趟……”

  裴茗听着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师无渡先生又起来了!”夹杂在酒吧嘈杂的音乐里,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说:“你把地址发过来。”

  等到裴茗赶到的时候,师无渡已经安静下来了,正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冰水慢慢喝着,眼睛亮亮的,神态上倒有些像他那个比他小三岁的弟弟师青玄了。

  裴茗弯了弯唇角,抬步走了过去,大摇大摆地坐在了师无渡身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水师兄,喝醉了?”

  师无渡呆呆地抬起头,看着裴茗,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裴茗呼吸一窒,又慢慢放松下来,笑着问师无渡:“玩够了吗,要不要回家?”师无渡又呆呆地点头。

  “裴茗!”师无渡在车上嘹亮地吼了一嗓子,裴茗只当他酒醒了,“醒了?我正准备送你回家呢。”可裴茗忘了,正常状态下的师无渡并不会这样吼。

  “我们来玩个游戏!你亲我一下!”又是嘹亮的一嗓子,然后裴茗新买的红色跑车在马路上漂亮地画了龙,幸好晚上公路上并没有什么车。

  裴茗在路边停了下来,然后表情复杂地转过头,“水师兄?”

  师无渡没回话,只满脸严肃地看着裴茗,看得裴茗不自觉皱眉,“怎么了?”

  “裴茗!”师无渡笑了,仿若期待了一整个冬天的花朵终于盛开,其惊艳不言而喻,“你变丑了!”

  裴茗本来看着师无渡的笑脸睁大了眼,听到后一句话只想打人,额角青筋突突地跳,可他偏偏又没法对着一个醉鬼发脾气。

  还好师无渡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安静了,两人很快回到师无渡家。

  “裴茗!”师无渡一进家就开始下命令,“我要洗澡!”裴茗左右找不到师青玄的身影,只在茶几上看到了他留下的便签:哥,我去找贺玄啦!

  裴茗感觉头更疼了,可师无渡还在一边嚷嚷,他只得无奈地应道,“好,好,来了。”

  在浴室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不过裴茗出来的时候脸红得不成样子。

  等到师无渡终于躺上床,裴茗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累死了。

  裴茗收拾好师无渡的家就准备离开了,他可不想就在这里,明早起来没准儿会被打。

  “等等,”师无渡从被子里伸出手,然后拉住了裴茗的衣袖,“你过来一下。”

  裴茗刚俯下身就被跳起来的师无渡按在了床上,“干什……么?……”裴茗刚抬起头就看到视线上方的师无渡眼角红红的,“怎么了?”

  “为什么不亲我?”师无渡骑坐在裴茗腰身上,“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不亲我?”然后低下头将裴茗想说的话全部封在口中。

  裴茗楞楞地看着师无渡,眼中闪过几许挣扎,最后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放任自己沉沦。

  他从来都逃不过,名为师无渡的劫。



  第二天裴茗当然是被满身痕迹的师无渡踹下了床,不过他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