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裴水】当时只道是寻常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就突然摸到了手机,求评论QAQ

  裴茗记得,那是自己第一次对师无渡动心。

  中秋宴上,酒过三巡,平素和他们一起的师无渡不知有什么急事,到了这个点儿还不见人影,通灵也被他单方面关掉。

  裴茗一边喝酒一边和灵文抱怨师无渡,却没发现灵文的脸色越来越僵冷。等到灵文终于忍不住开口时,师无渡来了。

  今天他仿佛与平时不同,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同,可能是比平日更好看了吧,裴茗心想。

  今日的师无渡确实与平时不同,他也不是故意不理这两个好友,只是师青玄缠着他去人间走上了一回,他身上的衣服正是刚刚师青玄买给他的。
  虽然不喜师青玄又买了套女装,但对于自己身上这套衣服,师无渡还是很满意的,以至于平日里凌厉的眉眼都柔和了几分,更在转身看着师青玄时,不小心泄露了一丝笑意,看呆了在场的全部神官,自然包括裴茗。

  裴茗看着师无渡身后面若桃花的少年,嘴角的笑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苦涩。早该知道的,除了师青玄,还有谁能让大名鼎鼎的水横天心甘情愿地陪同呢?

  师无渡带着师青玄来到裴茗身边坐下。裴茗随手拿过一个酒杯,拿起酒壶就往里倒酒,然后递给师无渡,动作稳稳当当,一滴酒都没洒出来。

  “哥,我先去找明兄啦!”师青玄还没坐下就开溜了。“去吧,”师无渡接过酒,嘴角的笑意淡了,“别玩太疯。”

  师青玄欢欢喜喜地走了,裴茗一下子靠在师无渡身上,语气里有些醉意,“怎么,不高兴青玄去找明仪?”

  师无渡看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转头问灵文,“他喝了多少酒?有些醉了吧。”灵文无奈地摇头,叹气道:“从开始喝到现在,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我先把他送回去吧。”“嗯。”

  灵文扶着裴茗,慢慢和场上的神官们道别,然后就出了大殿。

  “老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你对师无渡的感情有点不太对劲。”感觉到身上的人猛地一僵,灵文叹了口气,缓缓道,“你知道的,师无渡从来不会在除他弟弟以外的事情上花心思,大概也不会喜欢你,你这么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灵文顿了顿,又道:“你的心思你自己比我清楚,到底是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只有你知道。但我还是要劝你,最好把这份感情当做今晚的酒,醉一场也就罢了,等日后回味还是满口甘甜。”

  裴茗站直了身子,背对着灵文,说:“杰卿,你怎么就知道这酒不是苦的呢?而且,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会醉。”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宫殿,姿态端正,脸上没有一丝酒气。

  灵文在原地叹了口气,然后也走了。

  两人站过的地方不远处有棵树,良久,那树后有人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即也消失不见。





  师无渡死后,裴茗在他坟前醉了三天三夜。醒了就闷头喝酒,醉了就对冰冷的石碑表白,也不管那人是否还听得见,他只是自顾自地喝,自顾自地说。

  灵文找到裴茗时,裴茗正在哭。不是仰天长啸唧唧歪歪地哭,而是面无表情地,不发出一丝声音地流泪,直到泪水渐渐浸湿整张脸庞,最后一滴滴落进土里。

  灵文看着俊美的男人无声哭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让他离开吗?自己有什么办法,让他离开最心爱的人呢?

  裴茗发现了灵文,他拨开身边的酒坛,看着灵文,突然笑了,那笑容极浅淡,却蕴着说不出的愁苦滋味。

  “杰卿,”裴茗沙哑的声音响起,“水师兄留下了一封信,在他的宫殿里,应该是渡劫前就写好的。他好像早就知道我喜欢他了,也预料到自己或许会因这次渡劫而离开,他说‘不必悲伤,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裴茗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理会听着这件事眼睛瞪圆了的灵文,自顾自躺在酒坛上,像是累了,缓缓闭上眼,他说:

  “杰卿,让我睡一会儿吧,我想见他了。”

  灵文勾起一个苦笑,在心中叹道:师无渡是一杯烈酒,苦了裴茗的喉,也醉了他的心。

评论(10)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