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裴水】自古多情空薄情

主裴水,微双玄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现代paro

  “青玄最近跟贺玄走得越来越近了,我真的很怕他吃亏,”师无渡拿着扇子,不紧不慢地给自己扇着,“不如我去把贺玄打死,也算了了一桩事。”

  说着他又顿住,眉头一皱,说:“但是直接弄死的话青玄会怪我吧,”他烦恼地揉揉眉心,用扇子轻轻敲了一下身后那人的脑袋,“裴茗你倒是说句话啊,别抱着我了。”

  裴茗不情不愿地从师无渡颈窝里抬起头,说:“我都受情伤了你还这样对我。”然后又把头埋进去,还悄悄蹭了蹭。

  “得了吧,受情伤的是人家姑娘,你都没用心受哪门子的情伤?别粘着我,快想办法。”师无渡又一次推开裴茗的脑袋,动作却没有语气粗暴。

  裴茗撇撇嘴,很是无奈地说:“其实青玄和贺玄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贺玄我看过,不会欺负他,倒是青玄还要欺负人家。说起来你到底是跟贺玄哪儿不对付,非要针对他?”

  “就是看他不顺眼。”

  裴茗叹了一口气,盯着面前小巧可爱的耳垂,本来还想替贺玄开脱几句,结果话到嘴边又变了样子,“青玄已经长大了,自己也有想法,没那么容易被骗,倒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感情?”

  师无渡浑身一震,意识到这人正抱着自己,又急忙抑制住自己过激的反应,“我又没有喜欢的人,想这些作甚?”

  裴茗看着这人垂下的眼睫,眼神慢慢暗淡,这人果然有喜欢的人了?是谁,自己居然都没有察觉。

  裴茗脸上的微笑都维持不住,话语中还残存几分笑意,“你既然没有喜欢的人,不如与我这孤家寡人在一起凑合着过算了。”既然不承认有喜欢的人,那么肯定还有几分机会。

  师无渡挣开他,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裴茗急忙挂上笑脸。

  “裴茗,这种玩笑还是别再开了。”显而易见的冷漠。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如果我,真的喜欢你呢?”裴茗控制不住地问。

  师无渡定定看着他,笑了,语气里是一贯的嘲讽,“这话你自己信吗?你有多花心自己不知道吗?有多直自己不知道吗?看看那些喜欢上你的愚蠢的女人,她们有多可怜你看不到?喜欢上你是有多不想活了,看着你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她们会不会后悔喜欢过你?”也不知道究竟是说给裴茗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师无渡喜欢裴茗,是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也是最无法改变的事。

  裴茗愣住了,他一直以为师无渡从来不在意自己,毕竟,那人是那么骄傲,眼里只装得下他弟弟。

  师无渡看着愣住的裴茗,自嘲地勾起嘴角,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呢,这个人,没有心。

  在师无渡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裴茗急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喜欢女人,确实也喜欢过她们的脸,但那是一时的迷恋。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男人,可我喜欢了你十几年。她们后不后悔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让你后悔,我只是害怕喜欢你,可如果你也喜欢我,那我没什么好怕的。”

  裴茗转到师无渡面前,牵起他的手,在手背上缓慢落下一个吻,显得那样郑重。

  “相信我好吗?”

  师无渡轻轻点头。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