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七夕的早晨

*人物属于aph,ooc属于我
*一个跟七夕好像没什么关系的七夕贺文
*依然很短

  阳光透过玻璃窗,堪堪照到房间中柔软的双人床上,只是床上那人没有丝毫起床的意思。

  这时一人走进房间里,金色的发丝仿佛比阳光还要耀眼,细碎的额发中透出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瞳,牢牢地锁定床上的人。

  弗朗西斯看着赖床的亚瑟,轻轻叹了一口气,放轻脚步走到床前,看着床上那人安静的睡颜,眼神中满是无奈,唇角却不受控制地翘起。

  这人醒着的时候总会对他大吼大叫,也总会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可是脸上总是布满轻轻浅浅的红晕。

  弗朗西斯在床前站了十分钟,看了看一点也没有醒来迹象的人,又看了看已经指向十的时针,最后看了看亚瑟裸露出来的脖颈上青紫的痕迹,又叹了一口气,昨晚可能太狠了点。

  弗朗西斯倾下身,嘴唇挨着亚瑟的耳朵,说:“亚瑟,该起床了。”看着床上那人只是皱了皱眉,一动不动的,弗朗西斯张开嘴,在亚瑟的耳朵上轻轻咬着,吮吸着,把小巧的耳垂吮得红红的,床上那人却只是随手一挥,然后把脑袋埋进松软的被褥里。

  弗朗西斯无奈地看着他,唇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这个人真的很可爱。

  然后弗朗西斯伸出修长的双手,从被子的缝隙探入,摸到亚瑟纤细的腰肢,然后从睡衣的边缘探进去,一路揉捏撩拨着,一直到胸前两点停住,然后不轻不重地揉搓着。

  胸前敏感的两点被弗朗西斯用手上的薄茧磨蹭着,亚瑟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从睡梦中醒来,一脸不满地看着单膝跪在地毯上、双手还在被子里的弗朗西斯,眼睛里有薄薄的雾气。

  “弗朗西斯,你在干嘛?”

  弗朗西斯看着他这幅有气无力的模样,嘴角抑制不住地持续上扬着,然后站起来,在亚瑟唇上印下一吻,“早上好,我亲爱的。”

  亚瑟难得地没有反抗,只是眼皮已经无力地垂下,遮住漂亮的碧色眼瞳,相触的唇角泄出一点儿气音,“baka……”

THE END

再次醒来的亚瑟:“所以你当时把我叫醒到底是要干什么?”

一脸无辜的弗朗西斯:“今天是七夕啊……”

“所以七夕跟我有关吗?!”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