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局路】表白未遂

*人物属于四欠,ooc属于我
*七夕贺文,主局路微狮鼠
*局路双向暗恋,狮鼠已经在一起

  “撒比路人,明天是七夕耶!”局长一脸兴奋地搂住路人的肩膀,路人翻了个白眼,继续看手机,漫不经心地说:“所以这跟你这个单身狗有什么关系呢?”

  “说不定过了明天我就不是单身狗了啊,你看,他们都说七夕适合表白……”局长拿出手机,指给路人看。

  路人也没有看局长的手机,仍然若无其事地玩着手机,只是拿着手机的手越收越紧,指尖被挤压得发白,声音里没什么情绪,“所以呢,你要跟别人表白?”

  局长收起手机,脸上有些清浅的红晕,眼神落在路人的呆毛上,搭在路人肩上的手也不自觉地用力,“对啊,我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路人手机上的页面许久没变,目光涣散地盯着某个点,只是声音中没有分毫不妥,“这样吗,那祝你成功啊。”

  局长笑得很灿烂,拍了拍路人的肩,说:“有你这句话在,那肯定得成功啊。”

  “对方喜欢你吗?”路人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长得漂亮吗?”

  局长傻笑着,语气活似小姑娘与闺蜜分享心事,“漂亮啊,在我心里面,他超级好看的!”然后又苦恼地挠了挠头,说:“不过他好像没这么喜欢我,唔,我看不出来。”

  “对了,”局长突然说,“路人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啊?”

  “明天吗?可能会晚一点。怎么,怕我打扰到你?”路人调侃道,只是背对着局长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笑意。

  “没有啦,你怎么会打扰到我?”

  第二天下班,路人拉着白鼠的衣角,头低垂着,声音也没什么起伏,“白鼠,一起去喝酒吧?”

  白鼠看了看路人,也没说话,只是伸出手拉住路人的手腕,他的手心干燥且温暖。然后白鼠转头对狮子说:“那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去你那儿了。”随后也不顾狮子一脸哀怨,摸了摸他的头就拉着路人走了。

  白鼠也没带着路人去酒吧之类的地方,而是带他到超市,买了两箱啤酒,然后带着路人回自己家。

  路人全程乖顺地跟着白鼠,只是手把衣服下摆捏得皱巴巴的。

  白鼠领着路人进到自己家,将两箱啤酒放到餐桌上,拿出两瓶打开,一瓶递给路人,一瓶自己拿着喝。

  白鼠看着面前沉默地灌着酒的路人,意识恍惚地想到,路人上一次这么和自己喝酒还是因为亲人去世了。而且路人自从和局长一起租了房子后,好像就没什么不开心的时候了。

  路人连着灌了三瓶酒,打开第四瓶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想起局长温暖的笑脸,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下来,他并没有撕心裂肺地哭喊,连表情都没有变,只是眼泪慢慢地浸透了整张脸。

  白鼠沉默地递了纸巾过来,看着路人安静地擦光眼泪,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举起酒瓶,与路人的碰了一下,然后将整瓶酒灌下去。

  局长在家里等到十点钟,还是没有人回来,于是他着急地给路人打电话,响了几声后就被掐断了。局长皱着眉,不甘心地继续打,又被掐断,又打,又掐断……

  打了将近20个的时候,电话终于被人接起来,只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白鼠冷静的声音,“路人在我这里,来接他吧。”

  等局长感到的时候,路人已经将啤酒喝光了,正往杯子里倒酒柜里白鼠珍藏的红酒。

  局长看着眼前的状况,皱眉问道:“你们怎么了?你就这么让他喝?”然后抢过路人手中的杯子,放到餐桌远远的一边。

  “我们怎么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你和路人怎么了,你不是说准备今天表白吗,他怎么一下班就找我喝酒?”白鼠冷冷地反问道。

  “我只是说了我今天要表白啊,别的什么都没做啊。”局长将路人扶起来,而路人还在挣扎着想要继续喝。

  “你说了你要表白?”白鼠扶了扶眼镜,“你说了对象是谁吗?”

  “那必须没有啊,说了我今天跟谁表白啊?”

  “问题解决了,”白鼠冷眼看着路人略有些踉跄的脚步,没有丝毫要上前帮忙的意思,冷静的模样看起来很可靠,只是耳朵早已经红透了,“路人肯定是误会你要跟别人表白了,好好解释一下吧。”

  局长手忙脚乱地扶着路人,百忙之中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谢了啊,改天请你和狮子吃饭。”

  终于送走了这俩人,白鼠高贵冷艳地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拨通狮子的电话,说了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呐,狮子,亚拉那一卡?”电话那头一阵激动,仿佛还传来了狗叫。

  局长把路人扶回家,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拿来毛巾仔细地给路人擦脸,最后在路人脸上小心地印下一个吻,

  “七夕快乐,我爱你。”

THE END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