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醉酒后的早晨

*很短
*双向暗恋?
*人物设定属于aph,ooc属于我

  亚瑟皱着眉揉着太阳穴从床上起来,然后看着赤裸的身体沉默着,昨天晚上,好像和红酒混蛋一起喝酒了,现在这是在哪儿?

  “唔……”身旁的人嘟囔着什么翻了个身,并没从睡梦中醒来。

  亚瑟这才发现床上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人,不需要将遮住些许脸的金发拂开,这人的轮廓自己实在是太熟悉了……

  “弗朗西斯,你这混蛋怎么会在我床上?”亚瑟一边将弗朗踢下床,一边满脸不耐地出声询问着。

  “唔……”弗朗在地毯上捂着额头沉默着,看样子还未完全清醒,“亚瑟,你怎么在这儿?”然后又转动脑袋四处张望,说:“这儿是哥哥我的家没错,所以你为什么在这儿?”

  亚瑟沉默片刻,走下床捡起自己的衣物,边穿边往外走,“昨晚喝醉了吧。”

  “所以,”弗朗抬起头,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亚瑟,“我们这是酒后乱性了?”

  亚瑟停顿片刻,捡起脚边的枕头,用力地扔到弗朗的脸上,弗朗西斯堪堪接住,小声控诉着:“这是恼羞成怒?”

  “我的身体除了宿醉后的头痛没有半点不适,”亚瑟转过身,一脸冷漠地说着,“所以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我把你上了,第二,什么都没发生。”

  “不不不,还有第三种情况,”弗朗西斯坏笑着,“我们两个在没有插入的情况下,互相抚♂慰了。”“闭嘴,红酒混蛋!”

  “我先走了。”亚瑟走到门口,准备离开。

  弗朗西斯赶紧跑上前,将亚瑟搂进怀里,嘴唇若有似无地贴着他的耳垂,“这就走了,要不要留下来吃早饭?”“不要。”亚瑟毫不留情地推开弗朗西斯,径自离开。

  弗朗西斯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抱,苦笑着说:“虽然很庆幸没有在脑子不清醒的情况下抱他,但是还是有些遗憾呐。”这或许是唯一抱他的机会吧。

  门外,亚瑟靠着门滑落在地,眼睛无神地看着前方,突然像想到了什么,红晕布满了脸颊,将脑袋深深埋进膝盖里,许久,轻飘飘的一句话散在空气里,“真是的,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