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应常静,常清净矣。

© 
Powered by LOFTER

【局路】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

*人物属于四欠,ooc属于我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一片混乱
*主局路微狮鼠
*希望大家喜欢

  窗外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屋里,照到一张俊俏的脸上,执着地不肯离开,仿佛想要叫醒睡梦中的人。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第一遍,毫无反应;第二遍,翻了个身;第三遍,那人终于顶着一头乱毛起身,纤长的手在床头柜上四处摸索,抓住手机一划,眼睛还睁不开就开始嘟囔。

  “谁——啊?”“小兔崽子,还没起床!?”痒局长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语气中带些讨好,“妈?怎么想着打电话给我?”“臭小子,我不打电话给你,你想什么时候起床?不是要锻炼吗,在梦里锻炼呢?”

  局长从床上走下来,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运动服,边穿边说:“知道啦,那我这就起床晨跑了,您也别磨叽了,快去和你的姐妹们逛街吧。”“还会催我了,到底是谁磨叽啊。”虽然是抱怨的话语,却能听出说话的人的好心情。

  等到局长收拾完毕开车去健身房时,已经九点半了,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担心上班会迟到。

  痒局长正在专心驾驶,突然一家装修别致的蛋糕店吸引了他的目光。犹豫了一秒后,他调头开向蛋糕店。

  局长刚走到蛋糕店门口,一个人就急急忙忙地从里面冲出来,两个人一下子撞在一起。局长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面容,那人就边说着“对不起”边跑了。局长只看到那人漂亮的橙色的头发。

  局长在原地停留了三秒钟,然后才缓缓推开蛋糕店的门。“狮子?!”看清那个围着围裙的人,局长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局长?”狮子倒没有局长那么惊讶,“要什么蛋糕?”局长随意扫了一眼,指着一个橙色的蛋糕,“这个吧。”

  看着狮子熟稔地包装着,局长有些疑惑,问:“你怎么这么熟练?你周末都跑到这儿来?”看着那个橙色的蛋糕,突然想到那个橙色头发的人,下一个问题已经脱口而出,“刚刚那个橙色头发的人,你认识吗?”局长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不过无所谓。

  “熟练当然是因为练过啊,周末我确实在这儿,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吗,他叫白鼠,是这儿的店长。”狮子头也不抬地回答着。

  狮子把包装好的蛋糕递给局长,这才抬起头来,“至于那个橙色头发的人,是白鼠的朋友,好像叫路人?”说到这儿,狮子漂亮的绿眼睛里满是促狭,“怎么,你碰到他了?有好感?”

  “有好感还不至于,毕竟我连人家正脸都没见过,只是有些印象深刻罢了。”局长边回答边掏出钱包付钱。

  狮子挑了挑眉,接过钱,“你连人家正脸都没见着就印象深刻?”然后拍了拍局长的肩,头靠向局长,嘴唇附在他耳边,“如果你想看他正脸,明天来蛋糕店,他会来帮忙。”然后直起身,一脸不正经的笑容,说:“路人挺好看的,”而且还很傲娇,“不过不是我的菜。”

  局长笑着说:“有时间再说吧,”然后提起蛋糕出门,“走了啊。”“嗯,路上小心。”

  局长从蛋糕店出来后就直接去了健身房,在里面呆了两小时后就离开了。

  局长开车进到小区里面时,又看到了那个橙色头发的人,蹲在地上好像在……喂猫?这个小区里是有几只野猫,平时也有居民会好心地给它们一些吃的,所以这个人和自己住在一个小区吗?

  局长回到家,看着桌上的橙色蛋糕,又想到那个橙色头发的人,他回去喂野猫呢,应该是个挺好的人,狮子说他好像叫...路人?刚刚开车路过时,局长特意放慢了速度,也仅仅是看到一点侧脸,皮肤有些白呢……

  局长无奈地笑了下,怎么又想到那个人了呢,明天如果有空的话,还是去蛋糕店一趟吧,突然有些好奇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呢,狮子说挺好看的,虽然狮子不太可信,但是从侧脸来看,应该真的挺好看的吧。

  不对不对,局长摇摇头,怎么又在想那个人了呢?局长拿出手机,已经十二点了,叫外卖吧。

  终于等到第二天,局长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以及脸上淡淡的黑眼圈,有些无奈。昨天自己莫名其妙地有些兴奋,害得黑眼圈都出来了。

  不过今天早上倒是起得蛮早,看看时间才早上六点半,把自己收拾好,然后开车去那家蛋糕店,发现蛋糕店门口有三个人,有一个正在开门,狮子和路人则站在一旁,看到局长,几个人都有点愣住。

  “客人,你来得真早。”最后还是路人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狮子笑了笑,说:“确实挺早。”局长立在原地有些尴尬,只能对路人笑了笑。

  白鼠将门打开后,四个人都跟着进去了。狮子把手搭在局长肩上,笑着说:“这其实是我朋友,痒局长。”然后把另外两个人介绍给局长认识,“这是白鼠,这是路人。”

  局长露出一个微笑,说:“你们好。”白鼠只是对着他点点头,然后就走到厨房去忙了。路人笑着对他点头,“你好,我是A路人,叫我路人就行了。”“嗯。”

  狮子看着白鼠走进厨房了,于是直接把局长扔下,说:“我去厨房帮忙,路人你和局长慢慢聊。”

  局长看着直接走掉的狮子,心里暗骂贱狗,面上则尴尬地冲路人笑了笑。路人看着狮子走掉,只是无所谓地笑了下,然后问道:“你还没吃早餐吧?”“没有。”“那你想吃点什么,这里蛋糕种类很多的,我请客。”“好。”

  局长笑着跟着路人四处看,心里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甜蜜感。

  之后局长每天早上上班之前都跑到这家蛋糕店来买早餐,周末的时候更是直接来帮忙。

  4月29日这天,局长加班到晚上九点,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半了。局长推开门,发现灯亮着,一点也不惊讶,毕竟狮子经常跑到他家来玩,也有他家的钥匙。

  于是看到餐桌上的蛋糕和饭菜以及桌前的三个人时,局长怔愣了片刻,“你们这是……?”狮子笑着搭上他的肩,冲另外两人说:“我就说他忘了吧,这家伙一般加班过后脑袋都不清醒了,哪儿还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然后又转过头冲局长笑,“今天是某个贱狗的生日啊,忘了?”局长了然地笑笑,然后开始怼狮子:“怎么,贱狗你生日?”眼看两人又要怼起来,路人连忙开口:“好了别闹了,饭菜刚才热过,快吃饭吧,别又冷了。”

  等到一行人闹够了已经是12点了,局长和狮子都醉了,白鼠扶着狮子出门,在门口等着路人出来。路人看着趴在餐桌上的局长,小心翼翼地把他扶到沙发上,从沙发到大门的距离算不上远,可路人起码回头看了三次。

  路人走到门口无白鼠回合,可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局长,“局长醉得那么厉害,我还是留在这里看着他吧,他家只有他一个人,万一出事就不好了。”

  白鼠看着他,似乎已经将他内心的想法看出来了,看得路人一阵心慌。“嗯。”白鼠最终还是点头了。路人松了一口气,冲白鼠挥挥手,然后转身回到局长家。

  路人看着熟睡的局长,无奈地摇摇头,把他扶到了卧室里。然后去找来毛巾,浸湿后仔细地给局长擦脸,脱衣服,盖被子,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路人准备出去睡沙发时,局长猛地抓住他的手。

  路人惊讶地回头时对上了局长雾蒙蒙的眼睛,局长看到他回头,立刻咧开嘴笑了,说:“你怎么不睡觉啊,我们一起睡觉吧。”然后不顾路人的反对,一下子把他拉到了床上,抱进了怀里,仔仔细细地给彼此盖好被子,然后局长亲了亲路人的脖颈,说:“晚安!”

  路人从局长开始动作的时候就僵住了,整个人都不敢动弹,直到那个吻落在脖颈上,才如梦初醒般想要挣扎,局长直接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路人立刻不敢动了,只是慢慢地整得人都红透了。局长看着路人白净的后颈,眼神慢慢地暗下来,那点酒还不至于让他醉得神志不清,说他卑鄙也好,无所谓,只要这个人在自己怀里,什么都无所谓。

  我喜欢你,你不会知道,但是没关系,只要我记得就好。

   一夜好眠。

评论(1)
热度(46)